新筆趣閣 > 盛唐小園丁 > 《盛唐小園丁》第六十章 棖鬼鬧長安(上)
    “發生了什么事?”薛紹狼狽的穩住身形,隨即也有些腦火的向前面的車夫問道。

    “世子息怒,前面忽然沖出一個瘋子,如果不停車非得撞上他不可!”前面的車夫這時也十分委屈的道。

    “殺……殺人了!有人……有人死在里面了~”沒想到緊接著就聽到車前一個凄厲的男聲尖叫道,聲音中帶著無盡的恐懼。

    張縱和薛紹聽到這里也是嚇了一跳,兩人立刻打前面的車門,結果只見一個滿臉驚恐的男子尖叫個不停,雙手也像是抽風似的指著旁邊的小巷子。

    這里是一條頗為熱鬧的街道,只是因為天快黑了,宵禁也快要開始了,所以街道上的行人都腳步匆匆的想早點回家,現在聽到這個男子的尖叫,周圍的不少人也都停下腳步,畢竟看熱鬧是人類的天性,無論哪個時代都一樣。

    “世兄,要不要去看看?”薛紹滿臉興奮的向張縱問道,他是好事的性子,遇到熱鬧就喜歡湊過去,更何況是殺人這種事,他長這么大也還是頭一次遇到。

    張縱本不想多事,但這時已經有好事之人闖進小巷子,隨即也滿臉驚恐的逃了出來,似乎是見到什么恐懼之極的事情,這讓張縱也有些好奇,于是就和薛紹一起下了馬車。

    “哇~”張縱和薛紹剛到巷口,就有一個人猛沖出來,扶著墻直接吐了起來。

    薛紹看到這里也露出猶豫的表情,反倒是張縱更加感興趣了,于是他邁步進到巷口,這讓猶豫的薛紹也終于一咬牙跟了上去,結果剛一進巷子,立刻就聞到一股濃濃的血腥味。

    張縱邁步向前走了十幾步,前面是個九十度的拐角,而當他們轉過拐角,一眼就看到一幅血腥殘酷的畫面,只見一個男子仰面躺在地上,胸口卻被剖開,露出里面花花綠綠的內臟,鮮血更是濺射的四處都是,兩面的墻幾乎都被染成了紅色。

    “咝~,開膛手!”張縱看到眼前的一幕也倒吸了口涼氣,做為一個福爾摩斯迷,而且又從小看過九百多集柯南,精通上千種殺人手法的人,他腦子里立刻就蹦出“開膛手杰克”的名字。

    “不對,這個受害對象是男人,而且他的內臟好像……”不過張縱很快就發現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特別是當他仔細觀察受害者的內臟時,發現對方胸口的肋骨被折斷,露出一個大洞,里面的心臟竟然不見了。

    “棖……棖鬼!”薛紹這時也看到了受害者胸口的大洞,當即也驚恐萬狀的大叫道,本來他們后面還跟著一些好事者,結果當聽到“棖鬼”這個名字時,幾乎所有人都嚇的尖叫一聲,然后一轟而散,再也沒有人敢上前。

    “棖鬼?就是那個傳說中專門吃人內臟的鬼怪?”張縱倒是聽說過棖鬼這個妖怪,不過這時他忽然發現死尸的額頭似乎有東西,正想上前查看,卻沒想到薛紹這時終于忍不住,捂著嘴就沖到巷口,然后“哇哇~”的大吐起來。

    看到薛紹大吐特吐的模樣,張縱也無奈的一笑,隨即走上前幫對方拍著后背,說起來也是薛紹倒霉,他們之前在李賢府上剛吃過酒宴,李賢家的廚子相當不錯,結果薛紹這個吃貨吃了個的肚圓,現在倒好,全都吐出來了。

    好半天薛紹這才吐干凈了肚子里的東西,最后干嘔幾聲實在吐不出來了,這才直起身子擦了擦嘴,他畢竟年紀小,閱歷也太淺,見到死尸時一半驚嚇一半惡心,發生嘔吐也很正常。

    正在這時,得到消息的武侯也終于趕到,隨即將所有在場的人扣押,發生了人命案,這已經超出了武侯的職責范圍,需要等到縣衙派人來盤查,如果縣衙也處理不了,就要上報京兆府,甚至由大理寺來親自審理。

    “世兄快走,這可是棖鬼吃人,咱們可不要招惹這種鬼怪!”薛紹這時也終于恢復了幾分力氣,拉著張縱就上了馬車,武侯本來要上前阻攔,但是當薛紹的隨從亮明身份后,武侯也不敢阻攔,只能放他們離開。

    “你不會真的相信所謂的棖鬼吧?”張縱看著薛紹慌張的模樣也不禁感到好笑道,他本以為薛紹只怕城陽長公主,現在看來他還怕鬼。

    傳說中棖鬼身披狗皮,長著一雙鐵鉤似的爪子,能夠把人的肚子一下子剖開,然后就會取走人的心肝吃掉,十分的兇惡,這種鬼怪在后世可能知道的人很少,但在大唐這個時代,卻是最為熱門的鬼怪,沒有之一,就像清朝的狐妖一樣。

    “不信也得信啊,當年太宗皇帝時,京城就發生過棖鬼吃人的事,當時嚇得不少人徹夜不眠,為此朝廷不但加強了宵禁,甚至還調大軍入城,可是鬧出不小的亂子!”薛紹這時滿臉驚懼的道,小時候他不聽話時,城陽長公主可沒少拿棖鬼嚇唬他。

    “那只是流言,當流言達到一定的規模時,哪怕是假的也能變成真的。”張縱卻是絲毫不信的搖頭道,哪怕是科技發達的后世,也從來沒有證明這世上有鬼,至少他活了兩輩子從來沒見過鬼。

    “咦?不對,如果沒有鬼,我是怎么穿越的?”張縱這時忽然想到一個問題,當下心中暗道,自己這種情況應該是魂穿,既然有靈魂了,那是不是意味著鬼怪都是真的呢?

    “這可不是流言,如果說太宗時的棖鬼案太過久遠,那么眼下的棖鬼案可做不得假,據我所知,這已經是長安城第五起棖鬼吃人的事了!”薛紹這時雙手抱臂一臉恐懼的道,看樣子他真的是被嚇壞了。

    “第五起?”張縱聽到這里也露出驚訝的神色,隨即再次追問道,“你是說之前已經發生了四起,而且每個人的心臟都被挖出來了?”

    “沒錯,這就是第五起,之前我只是聽說,并沒有放在心上,卻沒想到今天竟然親自遇到了!”薛紹十分肯定的道。

    “五起連環殺人案,沒想到長安城也不太平啊!”張縱聽完摸著下巴自語道,做為一個偵探迷,他對這種連環殺人案自然充滿了興趣,不過興趣歸興趣,他也不想和這種連環殺人狂正面交鋒,還是交給專業人士來處理更好,只是不知道長安城有沒有名偵探?

    馬車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家中,薛紹更是讓府中加強守衛,這時天都已經黑了,張縱陪著薛紹吃過晚飯,然后就回自己的住處休息,這段時間他一直住在長公主府前院的一個小院里,十分的幽靜,薛紹甚至還安排了侍女仆人,不過張縱不太喜歡被人伺候,所以大部分時間他都讓仆人在下人房休息,只有需要他們時才叫他們。

    因為剛吃過晚飯,睡覺還有點早,所以他磨好了墨,拿起毛筆開始練字,大唐這個時代,一手好字尤其重要,甚至在參加科舉時,對舉子的第一要求就是必須要有一手好字,可以說字就是舉子的第二張臉,否則文章寫的再好,也很難被選上。

    不過就在張縱剛寫沒幾個字,卻忽然聽到外面傳來敲門聲,這讓他也有些驚訝,想不明白這大晚上的誰會跑來找自己?

    當下張縱扔下筆打開房門,結果發現薛紹和薛寧兒兄妹二人站在外面,他們背后還有大批的奴仆,這讓他一時間也有些摸不著頭腦?

    “世兄,現在棖鬼鬧的這么厲害,我和寧兒擔心你的安全,所以就帶人保護你了!”薛紹一挺胸膛做出一副勇氣十足的表情道,旁邊的寧兒更是把小腦袋瓜點的像是小雞啄米。

    “說實話!”張縱也有些無語。

    “咳,剛才我給寧兒講故事哄她睡覺。”薛紹尷尬收起自己的表演撓了撓頭道。

    “然后你就給寧兒講了棖鬼吃人的故事?”張縱哭笑不得的道。

    “嗯嗯!寧兒很害怕,我……我也有點怕,所以就來找世兄聊天了。”薛紹急促的點頭道,他其實早就知道瞞不過張縱。

    “你身后有這么多人還害怕?”張縱卻是伸手一指薛紹身后的奴仆,再次哭笑不得的道,寧兒本來就膽小,薛紹這個不靠譜的哥哥還給她講鬼故事,偏偏自己也是個膽小鬼,他都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都是些靠不住的,聽到棖鬼吃人的事后全都怕的不行,我認識的人里,唯獨世兄你最膽大,竟然一點也不怕棖鬼!”薛紹先是白了一眼身后的奴仆,隨后又拍起了張縱的馬屁。

    “真拿你們沒辦法,進來吧!”張縱無奈,只得讓薛紹和薛寧兒進來,不過薛紹還是不放心,吩咐奴仆和府中的守衛全都守在院子里,把整個小院守的像座鐵桶一般,別說棖鬼了,估計就算是閻王爺來了也進不來。

    “世兄你會講故事嗎?不要鬼故事!”剛一進來,寧兒立刻向張縱問道。

    “講故事還真是我的長項,你想聽什么類型的,傳奇、童話、偵探、探險等等隨你挑!”張縱也十分大方的道。

    聽到張縱會這么多故事,薛寧兒也興奮的直拍手,不過就在這時,忽然只聽門外傳來一個侍女的聲音道:“啟稟世子,府門外有人求見!”盛唐小園丁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gcxwce.live.bxquge.Com
11选5的走势图福建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