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非洲農場主 > 《非洲農場主》102 顯擺閨女有癮
    (感謝好友我愛羊羊打賞鼓勵)

    劉文睿緩緩睜開眼睛,就覺得四周的光線有些暗。打量了一下,自己好像就是躺在昨天的那個大草棚子里。

    腦子里仔細的回想了一下,好像是因為給酋長老爺子醫治眼睛,反倒把自己給搞得沒扛住?

    這時候他覺得自己的右臂有些麻,扭頭看過去,就看到自己的寶貝閨女小身子躺在臂彎里睡得正香。那個調皮的小腳丫,也扔到了睡在一邊的平頭哥身上。

    在口袋里摸出手機,看來這一次自己搞出來的狀況也不小。現在的時間是凌晨四點多一點,自己這是一口氣一直睡到現在?

    可能是他掏手機的動作驚到了小樹苗,小家伙扁了扁嘴,然后接著睡。

    老劉的心里邊,可是美滋滋的。

    剛剛就像醉酒那樣,有些斷片兒。現在呢?就將昨天的事情都給想了起來。他的心中能不能混到更多的“生命之泉”,已經不去考慮了,所在乎的就是面具的能力真特么的神奇。

    骨傷、眼疾,沒準將來啥心腦血管疾病,都能管。自己的父母年歲大了,慢慢的在這方面也會有病。

    老爸的腿上因為年輕的時候干活有風濕病,老媽的腰上也不是那么舒坦。等自己回家的,保準得大顯身手,給老兩口的身體,都給歸置利索了。

    這就是他心中很純粹的想法,也是他很開心的主要原因。

    想啊想的,就想到老爸走路都帶風,老媽也能直著腰。他這個心里邊那就更美了,忍不住的都樂出了聲。

    控制了一下自己歡快的小情緒,很怕吵到閨女嘛。

    就這么熬了熬,又堅持了一個多小時,卡萊部落的人起床了。

    劉文睿瞅了瞅自己的寶貝閨女,小家伙好像也被外邊人的動靜給吵到了。抬起小手在自己的小鼻子上蹭了蹭,迷迷糊糊的坐起來,小腦袋也是一點一點的打著瞌睡。

    老劉將小家伙給抱到懷里,小家伙習慣性的一摟他的脖子,小臉蹭了蹭。

    看了看自己的腳丫子,這雙襪子穿不穿的,好像沒啥必要。直接扯下來,塞到邊上放著的包里。也不用換了,就這么光著腳丫子吧。

    誰能想到出來浪一圈,還能把鞋給浪壞啊。好在這邊的地面都是很光滑的,倒是不用去擔心扎腳丫子。

    “老板,您醒了?身體怎么樣?”剛剛走到門口這邊,馬西卡就從門邊站了起來,給他都嚇了一跳。

    “我沒什么事情,昨天可能是跳舞太累,然后又喝了酒,所以才一下子就睡過去了,別擔心。”劉文睿笑著說道。

    哪怕劉文睿這么說了,馬西卡也是認真的打量了一番。

    “放心吧,我沒什么事情。對了,酋長的視力有什么樣的變化了?我只記得酋長說他能看清我的樣子了。”劉文睿問道。

    “老板,您真的是太厲害了。如果不是怕吵到您休息,昨天晚上部落就要慶祝一下。”馬西卡興奮的說道。

    劉文睿拍了拍他的肩膀,“那咱們就晚回去兩天,我在這里再給酋長治一下。只不過不能再耽誤基普科瑞的時間了,昨天和前天,已經耽誤他賺錢了。”

    馬西卡點了點頭,這個事情根本都沒放心里邊。反正現在的他就是滿心的歡喜,帶著老板回來就對了。

    帶著劉文睿在邊上簡單的洗了個臉,又引領著劉文睿來到昨天晚上連夜給他修建的廁所。卡萊部落的貴客嘛,這個廁所必須也得好好弄一下。馬西卡可是知道自家的老板,有時候也是很挑剔的。

    早飯,那就是隨大流了。只不過在劉文睿和小家伙的這盆子面糊糊邊上,還有一個水果拼盤。這個算是對他額外的照顧吧,就連酋長的跟前都沒有這個。

    經過一早晨的觀察他倒是也看出來了,在這里這類的家務活,都是女人在做。而且他們吃飯的時候也是一起做、一起吃,有一定地位的就在大草棚子里吃,其余的都是在外邊。

    他還是挺好奇的,本來想打聽一下馬上就要到雨季了,那時候外邊要是下雨,這個飯得咋吃?

    這個面糊糊,反正在劉文睿吃起來是真的不咋好吃,還有些糊嘴。可是大家伙都在吃,他跟小家伙就得忍著點。

    正用水果拼盤就著面糊糊往下送呢,劉文睿就看到在外邊的草屋后邊溜溜達達的走過來一群黑白相間的小動物。毛發有些長,臉上長了一圈白毛。

    給他都看得楞了,抓在手里的糊糊都忘了吃。

    等看清了領頭的那只全貌,看著他拖著長長的白尾巴,他確定了,這就是東非的黑白疣猴。黑帽子、白胡子,披著大氅,拖著拂塵,被稱之為東非最美麗的猴子,卻不是那么容易看到。

    一共十五只大大小小的黑白疣猴,好像對于卡萊部落的人也是一丁點都不害怕。走過路過的,還會在附近的人碗里抓一把糊糊嘗嘗味道。

    不管是誰的糊糊被抓了,臉上都會露出很開心、很自豪的表情。

    劉文睿看到了這群黑白疣猴,小家伙自然也看到了。大眼睛眨了眨,哪里還管啥吃飯不吃飯的啊,邁著小腿,顫顫巍巍的就奔著這群黑白疣猴走了過去。

    小家伙好像還有些著急,小嘴里“呀呀”的喊著。

    這也是目前小苗苗的一個表現吧,雖然也會說話了,但是不能著急。一般著急的情況,是“苗苗語”,含糊不清。十分著急的話,就是“呀呀”的喊。

    在邊上蹲著的平頭哥本來也想追隨小家伙的步伐,不過被老劉一爪子給按住了。

    閨女好不容易看到稀罕的動物,可不能讓平頭哥上去就給懟跑了。這貨昨天的表現雖然有些慫,但是那是面對酋長。要是換成了黑白疣猴,可真不一定會咋回事。

    對于奔著自己顫顫巍巍走過來的小家伙,黑白疣猴們也有些驚訝。領頭的那只看著小家伙,更是發出了叫聲。很響亮,在清凈的早晨也傳得很遠。

    只不過你叫你的,小家伙的路雖然走得不是很穩,但是目標是很明確的,咱就是奔著你來了。

    領頭的黑白疣猴往邊上躲了一下,小家伙就直接殺進了猴群中,隨便撈了一只,然后就將小臉湊過去,跟這只黑白疣猴蹭臉玩。

    那只小手也不老實,在這只黑白疣猴的臉上摸了一會兒,然后又將它那略顯蓬松的白色長尾巴給拎了起來。用小手抓了幾下,這才滿意的給丟到一邊去。

    領頭的黑白疣猴看了看,然后也湊到了小苗苗的身邊蹲坐起來。好像它的心中對小家伙也挺好奇,腦袋都是歪著的。

    老劉的心里美滋滋的,因為他剛剛一直都在留意,好像酋長老爺子對于閨女能夠跟黑白疣猴這么快打成一片都很驚奇呢。

    這也算是顯擺閨女吧?反正挺過癮,也挺有癮。非洲農場主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gcxwce.live.bxquge.Com
11选5的走势图福建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