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重生之搏浪大時代 > 《重生之搏浪大時代》第一百二十五章 開業前
    “啊,你來了。”白莉從櫥窗上看見方蟄的臉,回眸一笑。

    “你在看什么?”方蟄問了一句,也看著櫥窗上那放大之后的彩照,頓時理解錯誤:“我還以為我已經夠自戀了,沒想到白姐姐自戀到發呆的程度,小弟佩服!”

    啊,是這樣么?我們明明想的不是一回事呢。但是白莉沒必要解釋,瞇著眼睛瞄著店里四個活躍少女,濃烈的青春氣息令人吃味:“年輕真好啊。”兩個少女用麻布在打鬧。

    “初衷畢業就要出來打工,這樣的青春談不上好。”方蟄淡淡的給了個評價。

    “漂亮啊!”白姐姐給提示了,方渣男秒懂白姐姐之前發呆的原因:“你看看清楚啊,這幾個女店員,家里都有飛機場的土豪,我們不是一路人呢。”

    白姐姐呆了一下,沒反應過來什么意思,土豪是什么鬼?好在方蟄的視線給了她提示,頓時面帶紅霞道:“你真是個流氓!”方蟄一點都不覺得有啥不好意思的,反而深以為然的點頭:“還是個有文化的流氓,是白姐姐一個人的流氓。”

    甜言蜜語是每一個渣男的必修課,論如何哄好一個女人,方蟄可以出一本書了。

    “開業的時間確定了么?”白莉轉移話題,不再糾結。

    “呃,這個問題不是你決定的么?”方蟄反問一句,白莉摸不著頭腦時才解釋:“你看,這家店一直都是白姐姐在負責,現在你就是店長啊。也可以自稱老板娘,反正一個意思。”

    白莉努力的保持鎮定,心里已經樂開花了:“嗯,那就后天開業吧。”

    “后天是幾號?”方蟄忙糊涂了,白莉笑道:“今天是五號,后天是七號。”

    八月七號么?真是個有意義的日子。和這個日子有關的記憶,方蟄的腦子有里兩個,前者是一次歷史上的重要會議,后者是上一輩子810事件的發端。這一天發布的《新股認購抽簽發售公告》,掀起了一股搶購狂潮。

    抽簽,你看到的沒錯,就是抽簽。因為買股票的人太多了,只能采用抽簽的方式。

    方蟄給李勝利出的主意,就是針對這一次股票發售。

    兩天的時間一晃而過,方蟄的懶覺被打斷了,白姐姐生拉硬拽的給弄起床。迷迷糊糊的方蟄被推進洗手間,閉著眼睛把牙刷完才算清醒。沒法子,起的太早了,這才上午五點啊。

    新店開業,對于白莉來說意義重大,按照方某人在某個沒節操的時間點說的話,這是白姐姐事業的起點啊。然后白姐姐被感動了,解鎖某種姿勢。這時代的女性啊,真是嘖嘖。

    方某人的感悟是——味道好極了。

    白姐姐伺候方姓男子穿戴整齊了,這才淡掃蛾眉,穿上廣告照片上的都市麗人服裝中最性感的一款,白襯衣眼睛娘,ol裝黑絲,方蟄差點就當場爆炸。還開個屁的店啊!

    當然白姐姐是不可能如他的愿的,最后表示可以在某個時間段,穿上這一身時,方某人才跟打了兩管雞血似得,精神抖擻的出門去了。

    樓下取車出發,到了地方停好車,方蟄暫時無事可做,時間好早呢。唯一開門的店就是一家早餐鋪子,還有一家報亭。買張晚報,叫了早餐,方蟄一邊看一邊吃。白莉低頭看看時間還早,多少有點不好意思。確實太緊張了點,說的是九點開業,現在才什么時候?

    不過早點來也不是壞事,準備工作越細致越好。其實方蟄來了也沒啥事情可做,他出現最大的作用,就是坐鎮。

    晚報的頭版還是一些重大的政治新聞為主,二版就不一樣了,一則套紅標題的報道。方蟄看見之后微微嘆息,這么晚才報道么?龍鋼的壓力也不小啊。或者說是晚報方面的壓力也不小,這種案子的報道,從來都是謹慎再謹慎的。畢竟涉及國企,國家經濟支柱。

    報道時的編者按也非常謹慎,深化改革,民企維權依靠法律,法制建設深入人心。

    看完報道,方蟄忍不住吐槽:“狗日的龍鋼,報道的時候連個企業名字都不提,全都是某某國企,某某民企。這報道還有個屁的意義,不行,這事情不能就這么算了。”方蟄很不開心,這是黨媒的,是喉舌啊。免費廣告沒打成,心里能爽才怪了。

    白莉笑著拿起報紙也看了起來,看完了指著第八版:“你看這里。”

    方蟄瞄了一眼笑道:“這牲口良知未泯啊!”

    第八版有四分之一版面的報道,名曰:都市麗人無覓處,江海路上尋芳蹤。

    一篇軟文被龍鋼寫成了,某日江海路上閑逛,見麗人玉照于櫥窗之上,驚為天人,苦苦尋覓放得一見佳人。仔細打聽才知曉,此為一家時尚服裝店,主打伊人牌女裝。玉照主人為店主以及服裝設計師。自創國內時尚品牌,開一代先河云云。

    反正不要錢的牛皮吹的山響,問題是白老師設計水平不行啊。倒是找地方去學習進修了,還是函授那種,一時半會的也沒啥成果。只好把方某人的設計套頭上去吹噓了。

    好在方蟄根本不在意,一個糙漢子自創品牌,能跟一個嬌滴滴的大美女自創品牌的影響力相提并論么?這么寫是好事,可見龍鋼還是用了心的。

    “要說這個設計師,我們得抓緊培養了。”方蟄提起這個,不禁微微皺眉。他是能設(抄)計(襲)一時,總不能一直指望方蟄吧?還是那句話,這牌子沒有做大之前,很難吸引科班畢業的人才加入。

    “這個事情只能慢慢來了,一時半會的也解決不了,只能你自己辛苦一下。”白莉也只能如此了,她才剛開始學呢。本打算請方蟄私下上課,但是好幾次都是上課沒一會就變成了另外一堂課,還是自有討論關于姿勢的課。

    搞的白莉現在都搬到客房去住了,方蟄在家,白莉習的時候把門反鎖才行。不然這小牛犢,隨時都能拱過來。

    這年月的開業典禮一般都很低調,最多放個鞭炮意思一下。方蟄當然不會選擇低調,那樣開業典禮就沒意義了。找人定制的花籃,早早就有人用車送來了,擺成兩行。花籃上的字樣也很不要臉,例如:遠大公司祝賀伊人服飾開業大吉,生意興隆。

    自己給自己祝賀,真是太不臉了。

    四個店員穿著店內同款的旗袍,踩著高跟鞋,站店里做活廣告兼導購。八點整,方麗華還帶來了七八個小妹做幫手。代言人龔月是八點半到了,穿上青春系列,站在櫥窗里頭就差擺個模特的姿勢了。

    八點五十,劉世鐸來了,戴小龍也來了,先是一陣道喜送上一起定制的花籃,然后劉世鐸拉著方蟄借口抽煙,出了店面站在路邊說話。

    “特區市那邊今天發布公告,你要不要去看看。”劉世鐸低聲問一句,方蟄搖搖頭:“我去干什么?我又不買股票。不過我提醒你一句,告誡李勝利啊,不論發生任何事情,一定要克制,不許帶頭鬧事。”

    劉世鐸驚道:“怎么,你覺得會鬧事?”方蟄搖搖頭:“不知道,有備無患嘛。凡事都應該把最壞的結果想在前面。”

    劉世鐸點頭稱是:“是這個道理,我下午的飛機過去看看,上面派我去觀察學習這次新股發售的過程,回來好總結經驗教訓。”

    “你不是要調走了么?哦,你是假公濟私,不用解釋了。”方蟄很不給面子,劉世鐸也不生氣,笑道:“我帶了朋友來捧場,等下正式開業了,買衣服你要打折啊。”

    方蟄瞇著眼睛瞄著劉世鐸:“媳婦?小三?”

    劉世鐸給他個白眼:“屁,一個是親妹妹,一個是小姨子。都是大學剛畢業不久的,不安心工作,跟你一樣沒接受分配,自己撲騰了一陣,現在撲騰不動了,跑來禍害我。對了,我媳婦也跟著一起來了。”

    “她們學什么的?”方蟄可謂聞弦歌知雅意,劉世鐸聽了果然笑的很開心:“一個學財會的大專生,一個學藝術的,專業對口,服裝設計哦。”

    方蟄瞄著他不說話了,劉世鐸咳嗽一聲:“親妹妹,沒法子。她們倆在京城開了一家店,才開了一個月就關門了。賠的錢不算很多,但是這份耐心真是讓人擔憂。”

    “不是,這年月開服裝店還能賠本?”方蟄不可思議的看著他,劉世鐸一攤手:“去羊城進貨,下了火車站就被人偷了行李,到了市場進貨,缺少經驗啊,發貨的時候被人掉包都不知道。到了京城提貨一看,全是破衣爛衫了,老鼠咬的。”

    “嘖!”方蟄無語的咂嘴,這真是太精彩了,都沒那么精彩。不過羊城某火車站那邊,真是亂的一塌糊涂。兩個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在那邊被人坑騙,人沒弄丟都是萬幸了。

    “沒有回市場去找麻煩?這虧就這么吃了?”方蟄還是很奇怪的問,劉世鐸搖頭:“找個屁,家里巴不得她們找個班上一上。不過找還是找了,人去樓空。所謂的店面,其實不是那些人的店面,只是帶她們進去看看,就給領后面的倉庫去了。”

    “不是,難道是在街上被人拐騙了?”方蟄無語之極,劉世鐸點點頭:“她們倆個在市場里走馬觀花的時候,被一個女的攔著搭話,然后就被人騙了。你說,這樣的傻姑娘,我該怎么辦。讓她們上班,死活不肯,嫌工資低呢。在你這,工資我來出。”

    “拉倒,這點工資我還出的起。她們我要了,沒有被人騙過,我還不敢用她們呢。”

    劉世鐸驚訝道:“此話怎講?”重生之搏浪大時代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gcxwce.live.bxquge.Com
11选5的走势图福建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