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龍王大人在上 > 《龍王大人在上》第四十八章 沙蟲誕生,幕后黑手
    有李北海擋在前面,又有二三十個巡捕協助,張青陽抱著打著石膏的手臂在后面查遺補缺,猙獰的沙蟲瞬間就被清空了一半。

    主會場的眾人安全得到了保證,還有知府大人在側,情緒漸漸穩定下來。不少男士也紛紛拆了桌椅板凳在手,嚴陣以待。

    知府大人有越姝文表兄妹在身邊,并無多少畏懼,畢竟越姝文表兄妹都是邊關軍隊中歷練出來的,保護他綽綽有余。看著李北海憑一人之力力挽狂瀾,將沙蟲的攻勢給遏制下來,心中難掩欣賞之意,他側頭對身邊的護衛道:“老李家這個兒子確實不錯,若是能放出去再歷練一二,將來是個棟梁之才。熊飛啊,你看這小子的修為和你比如何?”

    越姝文的表哥越熊飛也是越家年輕一代的杰出子弟,比起越姝文這樣的暴力分子,他兼具文韜武略,是越家重點培養對象。

    越熊飛說道:“不錯,一身修為已經頗有火候了。與小侄大概在伯仲之間,就是不知道誰的寵獸更強些。”

    知府微笑道:“熊飛還是這么謙虛。你是軍中磨礪出來的,他是象牙塔中學習出來的。表面看起來伯仲之間,但真打實戰,他就差你遠了。我雖然是個文人,還是懂得其中一點關竅。”

    “大人謬贊。”越熊飛謙遜道。

    知府道:“南陵書院是人類聯邦中的頂級書院,為整個聯邦輸送了無數人才。但是近十年真正的人才卻是愈發的少了,當然這不是南陵書院一家如此,整個聯邦的書院都呈現這種下滑之勢,令人堪憂啊。”

    “大人憂國憂民,小侄佩服。”

    知府道:“聯邦派我來主政南陵城,我也存了重振南陵書院的心。南陵書院可是出過魏宗萬這樣的鎮國級強者啊,令人心折。我與你們越家已經訂好了協議,每年會派幾位優秀子弟前往邊軍磨練。雛鷹不展翅,發育的再好,也還是雛鷹。”

    “大人高瞻遠矚,小侄佩服,小侄一定與家中長輩在邊軍做好接待工作。”

    “必要的磨練是必須得,但盡量在磨練中保住他們的小命。”

    “小侄明白,小侄一定會做好保護工作。”

    越姝文撇撇嘴:“如果有大師兄在,可不一定需要你保護。”

    越熊飛看向李北海,點點頭道:“渾然如璞玉,只卻鐵與血的打磨,成就不會低于我。”

    “呃,我說的是現在的大師兄,李北海是上一任大師兄。”

    “誰?”

    “就是手臂打石膏那個。”

    知府與越熊飛同時看過去,一個看起來過于年輕,手臂打著石膏,目前全程都在打醬油的一個少年人,實在沒有多少說服力。

    到是少年旁邊的那個身姿矯健的少女,更讓人覺得潛力不凡。

    張青陽道:“我沒事,你不用跟在我身邊,應付幾個小蟲子,我還可以。”

    趙芳菲道:“大師兄你的手臂還沒完全好,我在你身邊好有個照應。”

    隨著主會場的蟲子越來越少,漸漸已經不需要張青陽動手了。

    主會場的蟲子逐漸受到控制,會場外依然還有驚恐地尖叫和沙蟲特有的尖銳嘶鳴傳來。不過會場的安保力量很足,不但有巡捕、還有寵獸戰士和機械戰士。

    尤其是機械戰士一旦進場,區區沙蟲肯定是一掃爾滅。但是在這之前,人員傷亡是避免不了的了。

    想到外面的慘狀,和此事后續帶來的巨大負面影響,知府的臉色就變得很難看,畢竟沙蟲大賽是他引進的,他毫無疑問要承擔一定的責任。

    知府道:“我知道我坐了這個位置,肯定有人會搞事,但是將事情搞的這么大,視人命如草芥,就太過了!你倆覺得這些沙蟲是怎么會被神不知鬼不覺的通過檢查送進會場中的?別說會場,就是南陵城,都不應該能進的來!”

    越熊飛道:“會不會是那些沙蟲商人帶進來的?”

    知府道:“他們沒那個膽子,也沒那大的能量,不應該是他們做的。”

    越熊飛也否定了這個猜想:“成年沙蟲性格極為兇悍,除非沙蟲商人先將其下藥使其昏睡再帶進來,但是沙蟲數量這么多,沙蟲的抗藥性又強,沙蟲商人很難做到將這么一大批沙蟲給運進來。”

    越姝文道:“這些沙蟲個頭太小,戰斗力和防御力都不足正常的一半,看起來個個發育不良。”

    越姝文常年在邊境與沙蟲戰斗,對沙蟲的特點到是了如指掌。

    一眾人還在冥思苦想的時候,突然一聲尖叫打破了現場相對安靜的氣氛。

    一個刺猬大小的沙蟲陡然崩開蟲盒,撲向它的主人。在它撲出的過程中,它的身軀還在快速膨脹。當它把主人撲倒,尖尖的刀臂刺穿主人的胸膛時,它已經長大到一只普通的獵狗大小。

    沙蟲趴在它的主人身上大快朵頤,身軀充氣般迅速膨脹。

    身邊其他人在愣了兩秒鐘后,一擁而上,用板凳、桌腿、燭臺狠狠向蟲子身上招呼過去。

    很快那只蟲子就被砸成一團肉醬,和它的主人混合在一起,不分彼此。

    眾人還沒來得及喘口氣,尖叫聲就在會場中此起彼伏傳來。

    幾十只刺猬大小的沙蟲同時從蟲盒中掙脫出來,撲向身邊最近的人。

    趙芳菲道:“這么大的蟲子,一個小小的蟲盒怎么裝得下?”

    張青陽如遭雷擊,看向會場中仍然冒著煙的幾個蟲盒似的容器。他終于猜到那些“毒煙”的真正作用了。

    “毒煙”確實沒毒,它只是起到一個催化作用,讓受到藥物控制,失去成長自由的沙蟲掙脫藥物控制。相對沙蟲幼蟲來說,“毒煙”不但是解藥,更是補藥。在極短時間內讓沙蟲迅速成長起來,當然弊端肯定很大,比如以生命潛力為代價,但這些沙蟲能活多久已經不重要了。

    只有這個解釋,才能說得通為什么安保嚴密的沙蟲大賽上會突然出現成群的成年沙蟲。

    這可是南陵城,離邊境相差甚遠,蟲族再強悍也無法越過重重關卡,將沙蟲送到這里來。

    張青陽道:“趙芳菲你去將那些冒煙的盒子都給封堵上,我懷疑那些煙就是催生出成年沙蟲的罪魁禍首。”

    趙芳菲小臉上十分驚訝:“什么人竟然能做出這么歹毒的事情。大師兄放心,我馬上去做,你自己小心。”龍王大人在上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gcxwce.live.bxquge.Com
11选5的走势图福建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