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 《法爺永遠是你大爺》226 遺留的禮物
    確實,舒克身為龍騎士,進行空中打擊是最為合理的攻擊方式。

    會飛的魔法師并不多,而且就算會飛,腦子被門夾過的白癡才會在空中和一頭龍進行空戰。

    而且這頭龍的背上,還騎坐著一名圣武士。

    要知道,圣武士可是全能型的,能增益,能近戰,也能遠程輸出,而且還會治療術。

    因為龍騎士契約的關系,人和龍的能力相加起來,要大于2。

    既然小龍女不愿意進來,那就算了。反正舒克人到了就行。

    羅蘭走進房中坐下,而郵差則很懂事地打了聲招呼:“兄弟們好。”

    f6幾人也是常看論壇的,郵差也是名人,他們一見,都樂了。特別是巴西,跳了起來,握著郵差的手使勁搖:“我去,原來是郵差兄,來來來,我最佩服你這種有毅力的人了,我是巴西,小獵人一名,一起來喝酒吹牛皮。”

    郵差頗是感到有些受寵若驚。

    一般來說,像這樣的小團體都是比較排外的。

    難得會有這么熱情的招待。

    其它人也湊過去,和郵差攀談起來,特別是貝塔。

    他年紀最小,對這種有大毅力的人,特別佩服。

    其它人的熱情中,大約有三分是禮儀性的客套罷了。唯獨貝塔是真心的。

    很快,郵差就和f6眾人熟絡起來。

    趁著他們聊天的機會,候塞雷湊到羅蘭身邊,問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這么急著把我們全叫過來。”

    好兄弟就是這樣,一句話人先過來,等人到了,再問是什么事情。

    事實上,他們五人正做著一個挺麻煩的任務,正在進行當中,看到羅蘭的留言,什么話也沒有說,直接中斷了任務直過來。

    羅蘭把‘卡卡的復仇’這任務共享了。

    候塞雷看著任務欄的金色詞條,嚇了一跳:“我去,史詩任務。”

    f6其它幾人也同時把視線轉移過來。

    他們并不清楚卡卡和羅蘭的關系很好。

    而史詩任務可不好接,他們正想歡呼慶祝一下的時候,卻發現羅蘭的表情不太對。

    面對著基友們問詢的目光,羅蘭緩緩把事情的起因經過說了一遍。

    話后完,房間中一片安靜。

    好一會,候塞雷站了起來:“我去幫你查查到底是什么原因,導致卡卡會被絞刑。”

    “麻煩你了。”

    “老伙計那么客氣干什么。”

    候塞雷站了起來,他是盜賊,天生擅長打探消息,而且王城也有盜賊公會,他算是中層人士,從公會中調出一些消息和情報還是沒有問題的。

    候塞雷出去后,羅蘭坐了會,也站了起來,說道:“你們先喝酒,我去外面走走。”

    貝塔和李林等人知道現在羅蘭需要一個人靜靜,便沒有多說什么。

    走在街道上,王城依然十分熱鬧。

    這座人口兩百萬的,少一兩個人,根本就沒有任何影響,卡卡的死,可能只是掀起了一點點的波瀾,給這座城市的人們一點睡覺前的談資頁已。

    羅蘭在街道上本來是漫無目的地走著,但走著走著,就走到了卡卡的莊園那里。

    負責看門的,居然還是那兩名守衛,他們見到羅蘭,表情有些害怕。

    畢竟他們也清楚,羅蘭和卡卡是朋友。

    而現在卡卡死了,他們怕羅蘭把氣發泄到他們的身上。

    羅蘭走過去,對著惶恐的兩人問道:“卡卡死后有人幫他建墓嗎?”

    “有的,閣下。”

    “在哪里?”

    “城西公墓的北角,最新的那個大墓碑就是。”

    離開莊園,羅蘭來到城西公墓的門前。

    這里環境很是清幽,巨大的灰石圍墻將公墓圍住,只有一個黑色的鐵門可以進入。

    馱背的守墓人坐在鐵門前,聽到走路的聲音,頭也不抬,用一種冷漠的語調說道:“進公墓得付錢,三枚銅幣一人。”

    羅蘭沒有銅幣,便彎腰將一枚銀幣放在守墓人的身前。

    看到居然是銀幣,守墓人驚訝地抬起頭,看到羅蘭一身法師袍,咽了下口水,立刻坐直了身體,不敢亂動。等羅蘭走進公墓中,走遠后,他才猛地伸出蒼老灰黑的手,將銀幣快速收進自己的衣服中。

    然后咧嘴輕笑。

    公墓很大,灰黑色的墓碑長著青苔,灰白色的墓碑刺眼的光澤。

    北角處的一個大墓碑,反射的光澤最為刺眼。

    羅蘭站在這個墓碑前。

    上面寫著‘卡卡-巴德之墓’,而右側則寫著他的墓志銘。

    ‘這是一個活得很糊涂的青年,分不清敵我,也分不清好壞。但他依然是個好孩子。’

    這墓志銘……羅蘭微微皺眉。

    此時是中午,直射大地的陽光,滾燙地讓人仿佛身處火爐之中,周圍青翠的樹木中,傳來幽幽蟲鳴。

    靜謐的墓地,仿佛是一個與世隔壁的小空間。

    羅蘭有些悵然,就這么一眨眼,之前還亂蹦亂跳的人就躺在泥層里了,他現在已經真正意識到,什么叫世事無常。

    身后傳來腳步聲,羅蘭回頭,看到一個胖子緩緩走來。

    是卡卡的二哥,費伍德。

    “這墓志銘是不是很有意思?”費伍德站在羅蘭的身邊,兩人并排站著。他的聲音很溫柔,不再像前段時間聽到的那樣高傲刺耳:“我寫上去的。”

    “你寫的?”羅蘭有些驚訝,隨后反應過來:“這墓是你堆的?”

    “卡卡不能進家族墓地,因為他同時得罪了王族和魔法協會,如果進家族墓地,會讓我們巴德家相當被動,現在我們的環境已經很險惡了。”費伍德那雙因為肥胖而變得微小的眼睛里,閃動著一絲憤怒:“但總不能讓小弟暴尸荒野吧。所以我就只能在公墓這里,給他找了塊地。為了讓他和平民有所區別,我便把他的墓修得很大個。”

    羅蘭沒有說話,他不知道該說什么。

    費伍德走上前,輕輕撫摸著墓碑,仿佛這樣子能觸摸到自己的弟弟一樣:“我聽說你回來了,就猜想你可能會來這里,果然……弟弟臨死前說,會有人給他報仇的,是你嗎?”

    羅蘭依然沒有說話。

    “是不是你無所謂,反正人都沒了。”費伍德的綠豆小眼很認真地看著羅蘭:“我不知道你回來王城的目的是什么,也不想知道。但卡卡莊園中,還有一份留給你的禮物,卡卡被絞刑前的一天,哭著拜托我的,他說如果你回來了,就把這事和你說一聲。拿著這條鑰匙,去接收你的禮物吧。”

    一條青銅鑰匙拋到了羅蘭的手中。

    費伍德轉身離開。法爺永遠是你大爺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gcxwce.live.bxquge.Com
11选5的走势图福建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