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我是至尊 > 《我是至尊》第二百八十二章 拿下他!【第一更!】
    這還是皇帝陛下的身體經過云揚悉心調理,狀態大好,否則就這一瞬間的大喜大悲,大慟動心,足堪引動原有惡疾,一瞬淪亡!

    但饒是如此,皇帝陛下的身軀仍舊不免已臻搖搖晃晃,面上盡是慘白之色!

    這……

    是不是……

    九尊之中,排在后面的幾個人年齡并不大;而可能有家眷的,就只有前面幾人。

    是不是……皇兒的……家眷?

    皇帝陛下本能的向著這個方向想了過去。

    空中,風聲呼嘯,聲音憤恨到了極點。

    “這件事,一定要有人為此付出代價!而姜中,則是那些要付出代價之人中的第一個!”

    “姜中,四季樓余孽!”

    這句話普出,登時令到皇帝陛下的心頭再度一震!

    他霍然抬頭。

    注視姜中的眸子中盡是冷意森森。

    “陛下……你不要相信……老奴是冤枉的啊……”姜中焦急的大叫。

    皇帝陛下淡淡道:“姜中,你若是即刻放棄抵抗,束手就擒,朕承諾給你一個公道!如何?”

    皇帝陛下金口乍開,看似令當前出現轉圜契機,實則卻等同是另一道逼命絕招施加在姜中身上。

    這會姜中哪里敢放棄抵抗?

    別人不知道云揚的心思,他自己卻又怎么會不知道?

    自己若是放棄了抵抗,就當真完了,必死無疑!

    “陛下!”姜中努力的抵擋,哀怨的要死要活:“老奴真是冤枉的!”

    皇帝陛下臉色不動,眼中有冷光閃過:“你若是真的冤枉,只要束手就擒,朕可以擔保你沒事。風尊也絕不會濫殺無辜。”

    “公道自在人心,黑白不由強說,一切都只需要說個清楚明白便可水落石出,何必這般大動干戈,勞心勞力!”

    皇帝陛下悠悠道:“朕金口即開,便是給了你機會。若是你無辜,任何人也傷不了你。你還是朕的大內總管!反之,若是你當真有事,那么誰也保不了你!”

    他抬頭看著空中那一團呼嘯的風影:“風尊,朕的擔保可算得數!”

    風聲呼嘯中,風尊的聲音道:“陛下乃是一國之主,陛下的擔保,自然是金口玉言!一諾河山重!”

    皇帝陛下心中更沉下去。

    風尊這么說,顯然是對自己完完全全的信任。

    那么,豈不亦是在說這姜中的確是有問題的,就是四季樓奸細無疑?!

    姜中的身子兀自告訴旋轉著,一條條殘影仍舊在不斷出現,點滴消弭來自云揚的連環刀氣,嘶聲道:“陛下,非是老奴不信任您……而是風尊逼殺太過,老奴無法停手……真的做不到啊……”

    皇帝陛下的臉色徹底的冷了下去。

    他冷幽幽的目光,看著空中閃轉騰挪的姜中,喝道:“來人,拿下姜中!”

    姜中大叫道:“陛下,老奴忠心耿耿服侍您幾十年,沒有功勞總有一份苦勞吧?!難道您就這么的不念舊情?難道您就因為一個什么不知道是什么人的一句話,就抹殺了老奴一生辛勞么?”

    皇帝陛下冷冷道:“朕給過你機會,更給了你承諾,可你事怎么做的?你之作為盡在眾人眼中,還要強辯什么!?”

    姜中突然慘烈的仰天大笑:“哈哈哈……原來如此,原來跟著陛下一輩子的人,竟也得不到陛下的半點憐憫之心,既然如此,咱家還有什么盼頭?罷罷罷,咱家既然沒帶眼跟隨了這樣一個主子,果然是取死有道,如此,便是一死我又有何妨?”

    話音未落,姜中原本高速移動的身形乍然停頓,隨即落下地來,伸出雙手,盡是一副束手就擒、任人宰割的態勢。

    臉上更是滿滿的一片慘然,顯示其心灰意冷、一心求死的意愿。

    在場眾人見狀都感意外。

    這是……真的要束手就擒了?

    姜中伸著手,眼睛慘然的看著皇帝陛下的方向,嘶聲道:“陛下,一日是主,一生是主,老奴此番去了,您以后務必要多多保重!”

    話音未落,卻見其手上驟起風雷之音,電光閃爍之間,姜中一咬牙,舉掌就向著自己頭上狠狠的拍了下去。

    就在這一刻,目睹姜中自蓋天靈一幕的皇帝陛下心頭也不禁猛地一震,一種“難道真的冤枉了他?”的念頭驀然升起。

    及至見到姜中一掌拍在自己頭上,咔嚓一聲輕響之余,五官七竅,盡皆噴濺出鮮血,他的身子晃了一晃,就此緩緩倒在了地上。

    皇帝陛下心頭震動更劇,忍不住往前踏出了兩步,連那些奉命擒拿的侍衛們,此際也都齊齊停住了腳步。

    眾人矚目倒落在血泊中的姜中尸體,人人心頭都是難以言喻的混亂。

    以死明志?

    難道皇帝陛下真的冤枉了他?

    又或者是風尊大人冤枉了他?

    正如他所說,跟著皇帝陛下忠心耿耿一輩子,臨老臨老怎么就落了這么一個結局?

    這……真的很令人寒心啊。

    然而便在此刻……

    空中傳來一聲斷喝:“小心!”

    伴隨著那聲警示,場中乍現的一聲尖銳呼嘯,原本躺倒在地上的姜中突然化作了一道流光,以劃破空間之勢,瞬間沖破面前八名護衛的阻攔,向著皇帝陛下所在的位置疾沖而去!

    雙掌來勢洶洶,宛如開山巨石,大山壓頂!

    姜中自份僅憑自己孤身一人之力絕對逃不出去,縱使自己實力不俗,但面對高手如云、人數更眾的大內侍衛嚴密包圍網,唯有死路一條。

    所以,他費盡心思演了一場自殺的苦情戲,然后覷準機會,向著皇帝下手!

    這是唯一的生路。

    唯有自己挾持了皇帝,那么自己就有王牌在手,安全無虞了!

    至于之后的事情,先將這張王牌握到手中之后再說!

    這一次驟來的變故,可謂是出乎了任何人的預料之外!

    一個才死之人,眾人眼睜睜看著自殺之人,居然暴起攻擊!

    這本身便已經是一件極端意外的變化!

    更別說發動突襲者的攻擊速度大大超出了人們的認知范疇!

    姜中剛才自蓋天靈的自殘之招可非是全然的做戲,剛剛中掌一刻的七竅流血便是在發動秘術,令到自身實力短暫提升到超越自己實力極限之上的層次,而姜中本身已經是九重山巔峰級數的修者,此際的瞬時突破,赫然已飆升至十成大圓滿之境,實力之強悍,足堪凌駕于在場所有人之上!

    眼見他已經接近皇帝陛下身邊,只待舉手投足之間便可如愿將皇帝陛下掌握!

    咻的一聲!

    一道青色風影猛然從空中墜落。一如隕星墮天。

    此際變故縱使所有人都大意了,云揚卻也不會大意!

    他向來都知道,四季樓的人沒這么簡單的尋死!

    尤其是這老家伙一身修為強悍已極,更兼未至絕境,怎么會輕易自殺?

    所以他早已暗中戒備,就是提防對方藏詭。

    在姜中乍然而動的那一瞬,云揚也同時動作!

    姜中縱使發動秘術,縱使修為暫時臻至十成大圓滿之境,但他的速度仍舊快不過風,快不過云揚!

    一股青色旋風,宛如虛空幻化一般地攔截在了皇帝陛下與來襲的姜中之間!

    與此同時,宛如雷霆閃電一般的凜冽刀光,再度好似潮水一般狂涌而出、強勢傾瀉!

    轟!

    姜中的掌力,以排山倒海之勢轟擊在云揚所發出的綿密刀網之上!

    青色旋風瞬時全線散亂。

    云揚本身修為本就遠遜姜中,更遑論姜中如今修為已臻十成大圓滿之境,這般強勢沖擊,力強則勝、力弱則敗,半分取巧不得,云揚如何不敗!

    但云揚此際所爭不過一線,云揚刀網雖然潰散,姜中卻也因為彼此沖擊而后退一步,就只是一步之差,姜中先機頓失!

    姜中籌謀落空,情知不妙,憤怒至極的仰天咆哮:“風尊!你本就早該死了!為什么?為什么?!”

    皇帝陛下身邊的眾多護衛高手,以已趁著這一線空隙沖了出來。

    此際人人心中都是滿滿的羞憤!

    自己這么多人在這里,明明已有定論在前,居然還險些被眼前這個老太監騙了!

    所有人盡皆惱羞成怒之下,聲勢空前,顯見是所有人都對姜某人動了殺機,不殺死此獠,如何能泄這口惡氣,怎去這層屈辱?!

    而已呈微末的風聲,竟是再度呼嘯盤旋而起,四面八方盡都是青色的光影在迅速匯聚!

    嗖嗖嗖……

    無數的弒神弓弓弦爆響,目標直指姜老太監。

    陷入重重包圍之中的姜中拼命地掙扎,反撲,左沖右突,形容凄厲。

    但剛才的失誤令到一干侍衛們羞愧至極,同時亦是憤怒至極,一個個的盡都展現了拼命姿勢!

    縱使一個又一個的身影被他打飛,但更多的人奮不顧身的撲了上來。

    噗!

    姜中胸前被侍衛頭領狠狠的印了一掌;身子踉蹌后退間,突然風聲呼嘯,寒光一閃。

    云揚一刀迅猛而出。

    刀不容情!

    天道之招再現塵寰,天道之招連刀尊者也要染血,何況姜中?!

    姜中眼見來招威勢空前,狂吼一聲,突然間渾身玄氣極限爆發,刷刷刷……

    他的身上多了十幾道刀傷,鮮血如同一條條細細的線,噴撒而出。

    道不容情!

    云揚刀光在閃,在青色狂風中,再一次落下!

    姜中有心想要閃躲,但周遭盡是無數的刀光劍影,竟無一絲空隙可循,一狠心一咬牙,徑自落將下來。

    隨著一聲撕心裂肺的大叫,姜中張口再吐出一口鮮血,因承受圍攻已漸漸萎靡的氣息竟又再度暴漲!這次卻是施展了燃魂**!

    二度摧鼓!

    …………

    <求票!求寄好吃的,求不要寄刀片!嗚嗚……嚇死寶寶了……>
11选5的走势图福建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