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餮仙傳人在都市 > 《餮仙傳人在都市》第1359章
古爭雖然吃驚于他們的速度怎么又再次提升了一些,可是依然無所謂,哪怕對方全部變成天仙級別的傀儡,自己也能讓對方摸不到自己的衣角。
  
  可是就在此時,面對對方幾乎同時的撲擊,古爭本該閃出的身影,自己的雙腳猛然一滯,仿佛被什么東西給牢牢抓住,無法動彈。
  
  古爭低頭一看,發現竟然有五六個手臂,一端鑲嵌在地上,另一端卻在抓住自己的腳裸,抓住自己。
  
  古爭使勁一怔,卻發現自己并沒有掙脫下來,古爭心里一稟,自己用的力道絕對可以掙脫,自己可是知道對方的力量。
  
  對方的力量比剛才又上升了許多。
  
  “咻咻!”
  
  幾道光芒立刻從古爭手中發出,再次將下方的手臂打成兩截,這才掙脫了對方的束縛。
  
  但是有些晚了,哪怕就這么一絲時間耽擱,那十幾個傀儡已經靠近自己身邊,手中的武器狠狠的朝著自己身上襲來。
  
  “砰砰!”
  
  古爭看著對方,心里并沒有驚慌,閃電般伸出手臂,自己面前的四個傀儡腦袋立刻炸成粉碎,同時一只腳抬起,在空中閃出一道道幻影,整個身后的傀儡全部都踹飛出去。
  
  大功告成!
  
  至于身子更外面的幾個傀儡,等不到對方靠近自己,就會被自己給打破。
  
  “砰!”
  
  古爭的身影猛然飛了出去,在半空中,古爭一個轉身穩穩的停了下來,揉了揉有疼痛的胸口,看著面前四個無頭傀儡。
  
  這才發現他們并沒有按照以前破碎掉,依然在橫立在當場,而且在把古爭擊飛之后,他們立刻就朝著古爭繼續追來,僅僅幾步之后,地面上飛出來,一塊塊在他們腦袋的位置拼接出來。
  
  一個有些碎裂的腦袋很快就形成,隨著上面紅光一閃,腦袋上的裂縫渾然消失,變成和之前一模一樣,短短幾個呼吸,就已經恢復如初。
  
  古爭連忙看往周圍,這才發現現在地面上所有的破碎傀儡,已經一塊快拼接起來,最快的大半個身體已經拼接完畢,在裂縫之中一道道紅色微光在徐徐流動,所過之處,身上的所有裂縫全然消失不見。
  
  古爭的臉色又一些難看起來,本來想解決他們之后,在細細探查這里,豈不是自己剛才做了無用功?
  
  古爭想到這里,把腳底下那個才復原一半的傀儡給再次踩碎,這才身體一個加速朝著邊緣沖過去,遠遠的把那些傀儡給甩開,對方即便想要在過來,也需要一點時間。
  
  上面有那種速度非常快的光線,自己現在根本反應不過來,只能看看能否從邊緣之處突破。
  
  很快古爭就已經來到了邊緣之處,看著面前血色如玉的血幕,古爭伸出拳頭,狠狠的朝著面前一圈打過去。
  
  此時古爭已經加了更多的煞力在拳中,恍如閃電一般,甚至在空中都留下一抹黑線,重重的擊在那護罩之上。
  
  這一次,古爭直接拿出自己最大的攻擊,想要直接破開這層光幕。
  
  “砰!”
  
  一聲巨大的震動,古爭的半只胳膊都已經外面凸出來一塊,但是整個面前的紅色光幕還是之前的樣子,只不過上面的流光閃動的更快而已,仿佛自己所有的攻擊對它一點傷害都沒有。
  
  古爭感覺手上的反彈之力越來越強,而自己這邊依然無法突破對方,只好趕緊把手伸回來,要不然自己就要受到反彈傷害了。
  
  看著對方再次恢復了原樣,古爭的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
  
  自己能感覺到,這光幕的強度并不是很強,可是自己無法,主要還是自己的攻擊差上那么一線,對方上面有源源不斷的補充,如果自己第一時間無法突破過去,那么根本沒有機會在能破開。
  
  此時大地再次傳來的震動感,古爭回頭一看,那些傀儡已經再次朝著自己這邊沖過來,已經基本都恢復了過來。
  
  而這一次,古爭明顯發現對方有了輕微的變化,不在是之前亂糟糟的沖過來。
  
  要知道之前還發生過自己人絆倒自己人的事情,而現在明顯行動之間,層次之間有些空隙,就仿佛有人在后面控制一般。
  
  古爭腦子突然想到之前圍困自己的仙人,看樣子很像是他們開始操控這里。
  
  古爭瞇著眼睛,稍微觀察一番,然后整個人翻身朝著對方沖了過去。
  
  雖然邊緣旁邊自己背部不會受敵,但是同樣自己也沒有空間能夠閃避對方的攻擊,弊大于利。
  
  可是古爭還沒有接近,一些手持長槍長矛的虧了,竟然齊刷刷把手中的武器給扔了出來,一片陰影從天而落,極速奔馳的古爭立馬一個急轉彎,從前面饒了過去,讓這些攻擊全部落在空中。
  
  緊接著這些長槍落到地上之上,再次化為一團紅霧消散在空中,而那些扔掉武器的傀儡,手中再次慢慢凝聚出來剛才武器。
  
  在兩邊即將靠近的時候,一些傀儡騰空而起,在背部竟然長處兩個翅膀,而且手中的武器已經變成了長弓,飛到半空當中,拉開弓弦,一個火紅的羽箭搭在上面,隨時可能發出致命般的攻擊。
  
  而這些傀儡前排,竟然也放慢了步伐,同樣側面的傀儡也從開始從旁邊包圍起來。
  
  “你以為這些就有用嗎?”古爭心里冷哼一聲,看這個陣勢就知道對方根本不懂兵法,也不是這個空間法寶的主人,要不然豈能就這點變化。
  
  古爭身影一閃,速度沒有絲毫減速直接從對方的旁邊沖了進去,一瞬間,十幾個傀儡同時飛了起來。
  
  雖然有人控制,可是傀儡本身的實力就那么多,根本肯不上古爭的速度,遂讓對方第一時間就集體自殺式的沖過來,外圍更是層層密密圍在一起,根本不給古爭他留下一絲縫隙。
  
  上面為數不多的飛行傀儡,也開始開頻繁的游蕩起來,不斷的抽冷射向古爭,但是始終有一半隨時警戒,防止古爭從傀儡頭頂飛走。
  
  這一切看似已經被他們布下了天羅地網,可是古爭壓根不在乎,自己這次就是想要看看對方是否無限可以恢復。
  
  陣法就是他們所控制,他們的修為也僅僅天仙后期,不可能有那么多法力,一直維持住。
  
  最開始那些被古爭擊倒的傀儡,也和之前一樣,渾身破碎,碎成一團石頭,可是古爭沒有高興多久,那些石頭之上再次浮現出一團紅霧,又開始修復起來。
  
  古爭意識到,這里根本不是他們本身法力的支持,很有可能外面的陣法,在源源不斷的輸送過來。
  
  古爭猜的沒有錯,在最外面整個皇宮上方,已經有一個巨大的漩渦,這種異變只有皇宮內部才能看見,出了皇宮,還是一片萬里無云的晴朗天去,外面根本不知道里面任何事情。
  
  古爭閃身旁邊兩個傀儡的突襲,雙手然后雙手奪過對方手里的一個狼牙錘,順勢把周邊幾個傀儡給砸成碎塊,讓自己周圍空了一片。
  
  自己還想在輪幾下,手中的武器就再次化為一團紅霧消失掉,根本不給他機會。
  
  古爭也無所謂,開始應對著周圍的傀儡大軍,一般神識探入上方,開始感應著上邊,找出上面的破綻之處。
  
  手上也不停著,拳影再次出現在空中,再次回到之前的狀態,雖然比之前有些壓力,現在對方的實力整體在升了一階,不過對于古爭擁有煞力來說,和之前沒有什么兩樣,反正對方也碰不到自己一點。
  
  對方復活的時間要比自己清剿的速度慢了許多。
  
  甚至天空之上都有幾個被自己給射了下來,武器當然是其他傀儡的武器,只有他們的武器才能很輕易的打碎他們,要比他自己省勁了許多。
  
  “砰!”古爭再次隨后把一個剛剛復活的傀儡打打碎,放眼過去,發現現在好像稀少了許多,他注意到,好像有幾個死去的傀儡并沒有復活。
  
  在那邊有幾堆傀儡,是之前他用長刀給砍成兩截,可是別他更晚打散的傀儡都已經重新站起來了,可是這一堆依然沒有復活。
  
  莫非?古爭心里面閃過一絲念頭,然后毫不猶豫開始行動。
  
  這一次他主動上前,一把奪過對方手里的武器,然后直接把十幾個傀儡打散之后,在手里的武器消失之后,又在他們旁邊打碎十幾個傀儡。
  
  接下來古爭并沒有再次和傀儡纏斗,而是盡量躲著對方,看看是不是自己的驗證是否正確。
  
  十幾息過后,那被自己打碎那些傀儡,身子上再次出現了熟悉的紅霧,但是被他們武器所殺那對傀儡,卻依然冰冷的躺在上面。
  
  雖然紅光在上面依然不停的微微閃著,可是卻已經無法再次復活。
  
  見狀古爭大喜,很明白這次關鍵在哪里,怪不得這些武器一旦脫離他們手上,就很快就再次消失。
  
  知道了辦法,那就好多了,如果自己猜的沒錯,那么上面的血幕,也同樣被他們化神的武器所克制。
  
  古爭心里這樣想著,手中的動作也是這樣在做,立馬從對方手里,躲出一把武器,看也不看,照著上面中心的光點飛速射過去。
  
  還沒有等武器消散,那武器已經擊中上面的中心點。
  
  只是區區一柄武器,古爭甚至都沒有在上面施加任何力量,卻惹得整個血幕輕微顫動起來,淡淡的漣漪不斷在上面產生,比古爭全力一擊造成的傷害還要強。
  
  見到這一幕,古爭哈哈大笑,這傀儡大軍只要失去了上面的來源,古爭保證自己不用他們的武器,碎掉之后也不會再復活。
  
  古爭生怕對方讓傀儡的武器給小時,一個極速閃身,一個個武器刀劍槍棍統統連綿不絕的射了上去。
  
  整個血幕開始劇烈的晃動起來,無數的紅霧從血幕之中泄露出來。
  
  只聽“咔嚓”一聲輕響,血霧在也無法維持住,連同上面那個血色光點一同化為漫天血霧,從空中徐徐落下。
  
  連同上面巨大的血珠也同樣消失不見,整個空間再次恢復成一片寂靜的模樣。
  
  而在血幕破碎的同時,底下的所有的傀儡也是齊刷刷一愣,然后都化成一團破碎的石頭,散落在地。
  
  古爭目光金芒閃動,開始仔細看著這個空間,一條條金線和紅線,夾在一些黃色的線條,在遠處的山峰之外閃爍。
  
  古爭正想朝著那邊奔去,突然間天上一道紅光從云層中再次出現,這種異象讓古爭停止了步伐,警惕著看著上面看看到底又出現什么鬼東西。
  
  上方云層突然打開了一道幾丈寬的口子,從露出最后面漆黑如墨的天空,;兩道遁光從空中極速飛馳而來,在半空之中停住,懸浮在上面。
  
  古爭一看,就是之前在外面困住自己其中的兩人。
  
  “無恥妖族,你難道進來送死來嗎?”古爭看著上面冷然說道,不知道對方賣著什么關子。
  
  難道欺負自己現在天仙中期,他們以為憑借他們兩個天仙后期的修為,就想過來撿軟柿子捏,自己會讓他們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你竟然敢得罪我們,所以說你是自己找死,憑你的實力,在洪荒世界可以過的有滋有味,為什么還要插手我們這里的事情,所以你必須死。”那個小水冰冷的說道。
  
  “你還覺得你們有理了,身為人族一員,碰到如此事情,我怎么會置之身外,是在是太可笑了!”古爭覺得對方想法非常幼稚,感覺就是他們做的事情,理所當然一樣。
  
  “那只有送你去死了。”豐云看到古爭的身體蠢蠢欲動,立刻喝然說道。
  
  他的話音未落,袖口一抖,一個古色古色的小瓶子從里面飛了出來,沖著小瓶就是一點。
  
  小瓶的身形立馬瘋漲起來,轉眼間就變大數倍大小,整個瓶口足足可以讓一個人橫躺進去。
  
  一聲聲沙啞的鳴叫聲從瓶子里面穿出來,一道道青色的氣流從瓶子里面疾射而出,隨機化為一只只長得十分奇怪的怪鳥,足足有三四丈之大。
  
  蛇頭鷹神后面竟然是一條奇怪的魚尾巴,非常奇怪。
  
  一出來就張開雙翅,繼續怪叫著,在空中盤旋起來,很快就有上百只怪鳥出現在天空中。
  
  在風云行動的時候,小水也沒有閑著,單手一揚,空中閃過一道紅線,瞬間就沒入上方的云層當中。
  
  隨機她的身影一轉,就從半空中消失不見,不過頭頂的云層卻立刻翻滾起來,不斷的發出震耳的雷鳴之聲,一道道粗大的血紅色閃電,不停的在云層中游走,還時不時在外面漏出一些,聲勢駭人。
  
  同時在云層之中,又開始落下一個個紅色的光點,還沒有等落地再次化為先前的傀儡,從空中變化形成功,一個個落下,一落地朝著古爭沖了過來。
  
  還有直接在古爭頭頂上,順勢從天就朝著他發起進攻。
  
  古爭扭頭看著周圍,想要找出那個女妖,原來這些傀儡都是她在幕后操控,可是對方仿佛從自己感知中消失,根本找不到對方的任何蛛絲馬跡。
  
  古爭伸出手臂一抓,奪過上面手中的武器照著周邊就是橫掃出去,然后趁著武器沒有消散的時候,朝著上面的官員直接扔了過去,很可惜,這次武器消散的時間比之前更快了一點,在半空之中就變成一團紅霧。
  
  看來那個女人在里面,操控這些東西倒是很快,只是為什么不把這些傀儡的武器給去掉。
  
  說實話,赤手空拳的傀儡都比他們拿武器威脅要大。
  
  趁著周圍一空,而遠處的傀儡還沒有沖過來,古爭的身形一躍而起,直接朝著半空的官員沖過去。
  
  對方既然敢露面,那么就別怪自己不用客了。
  
  在說了,他可不信這里只有簡單傀儡這幾招,還是趕緊殺掉對方,自己出去最好了,和妖族自己可沒有什么好說。
  
  像這種低層次沒有眼睛的妖族,簡直活該被世界給拋棄。
  
  而就在此時,半空之中的怪鳥在那個官員的指揮下,分出二十多只雙翅一收,朝著古爭的方位俯沖而下。
  
  身形未至,只見怪鳥張開大嘴,露出森然的兩顆牙齒,對著古爭就是一道道綠色的光芒噴出。
  
  “噗噗噗!”
  
  古爭看著面前無數條綠芒擋住了自己的去路,同時一股腥臭從上面壓來,讓他忍不住皺眉,那味道實在太難聞了。
  
  甚至都能感覺到一絲絲頭昏目眩,古爭立馬閉上了口鼻,身形輕輕一晃,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從側面極速側飛出去,讓對方的攻擊全部落空。
  
  古爭余光看見幾個跟在身后的飛行傀儡,被這綠光給覆蓋住,不到一個呼吸,連石頭渣子都被腐蝕一空,什么都沒有剩下。
  
  這讓古爭心里提高了警惕,絕對不能被對方給碰到。
  
  可是還未等古爭繼續前行,半空響起一個晴天霹靂,讓古爭的腦袋有一些蒙圈,立馬就停止在半路中。
  
  整個天地間都被染成了紅色,一道非常粗大的紅色閃電從云層中猛然鉆出來,氣勢洶洶的從天而降,朝著古爭劈了過去。
  
  古爭在閃電鉆出來的同時,就感到一股莫大的壓力直接朝著自己壓來,整個身形硬生生被壓落一丈之多,古爭這才穩住了身形。

11选5的走势图福建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