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校園花心高手 > 《校園花心高手》校園護花高手-第三千一十八章 打一架
    “海馬從屬于海龍科,我想著,可能是它們感覺到了什么吧,才不敢再上前的!”一直被金堂拎在手里的玳瑁給出了一個解釋。

    龍?金堂的目光嫌惡的看向遠處的那幾個長得傻大傻大的家伙,怎么看覺得怎么丑,在他們的身上,可是看不到半點龍的影子。

    別說是像他們華夏的神龍了,就是像西方那些蠢龍也不可能嘛!

    “龍生九子,九子不同!可以理解!”紀天宇應了一聲。其實,若不是玳瑁說了這話,紀天宇和金堂二人,可是誰也不知道這海馬還有龍有著關系呢。

    &n—{mbsp;這時,那幾人也已經棄了自己的戰馬,拎著大刀沖到了紀天宇二人的面前。在他們看來,他們幾個人,圍攻紀天宇和金堂兩個人,還不得是跟玩似的?

    可哪曾想,這一交手,每個人刀上的珍珠,第一時間就齊齊的被對方摘了過去。

    “這珍珠還真好,絕對是上品。這東西我都留著,給童馨美顏用!”金堂把人家的珍珠摘了之后,還不忘贊揚了一番,說完了那些話后,便不客氣的把珍珠裝進了自己的空間里。

    那幾人的臉可都是氣得又青又綠的,他們珍珠城的軍士刀上都鑲有珍珠,這是標志,要知道,這些珍珠被鑲在刀上,可是經過了特殊的處理的,不是誰想把它們摳下來就能摳得下來的。

    可這個人,卻是只一眨眼的功夫,就把珍珠給他們缷了,并且還是一起全給缷了!

    幾人心里一著惱,不管不顧的又沖了過去,大刀掄開了,就向著紀天宇和金堂劈了過來。

    “你們還講不講道理了?我們又不是壞人,你們連話都不讓說直接就開打?”紀天宇皺起了眉頭,劈手奪過其中一人的刀,隨后一腳,玩似的把那人就踹出去。

    人被踹了出去,還好紀天宇并沒有用多大的力氣,所以,那人飛出去之后,他的坐騎海馬就已經趕了過來,用自己的身體擋了一下。

    海馬是好心的,可它卻是忘了他身上的尖利骨刺。

    在接下它的主人的時候,它身上的骨刺也刺入了主人的身體。

    “這咋的還自相殘殺了呢?”金堂賤賤的說了一句。

    他一說這話,倒把另外幾個人氣得不行,大刀舞得呼呼生風,可就是砍不到紀天宇二人的身上。

    要說打人這活,無論是紀天宇還是金堂,都是老手了。若不是不想初來這里就豎敵,他們也早就下殺手直接解決干凈了。

    紀天宇和金堂沒什么耐性,把幾個人不輕不重的拍了出去,也就沒有再繼續對他們下手。

    幾個人,除了最先被紀天宇打出去的那個人是被自己的坐騎刺傷之外,其余幾人,并沒有什么大傷,只不過,挨了打,肯定也不太好受就是了。

    “你們到底是什么人?”在知道了人家是玉米面他爹——茬子后,幾人也不敢再掄著刀往上沖了。

    “我是千安府的老代,他們兩個是我的朋友,因為是遠道來的,便想過來看看,若是不便的話,我們就不進去了!”玳瑁把頭抬了起來,對前面的那幾個人說道。

    “千安洞的?你倒是稀客啊,以前不是無論如何也不肯過來的嗎?”聽到玳瑁自我介紹,那幾個顯然都是知道玳瑁這一號人物的。

    只不過,聽那意思,應該是玳瑁的膽小的名聲早就傳開了的原因。

    “我這不是為了陪我的朋友來的嘛!”玳瑁訕訕了幾聲。

    你們還真以為我想過來啊?要不是不得不來,我怎么會來這里?放著自己自由自在的日子不過,在你們這里,給你們當手下,聽你們的擺布?

    玳瑁臉上掛著笑,可心里卻是不斷的腹誹著。

    “珍珠城若是不方便,我們去別的地方再看看,他們也只是想要見識見識!”玳瑁訕笑著解釋著。

    那幾人看了紀天宇和金堂幾眼,見玳瑁真的要帶著紀天宇二人走,便出聲攔道。

    “你們也莫急著走,珍珠城向來是友好之城,不過,他們兩個都是陌生人,我們還是要通稟一聲。”

    玳瑁點頭應是,他當然知道,無論是到哪一個國家,哪一個城池,都不可能說進就進的。當然,對于這里的原住民來說,是沒有問題的,只需要一些正規的手續,就可以在同一個國家的不同城池之間通行。

    可他們這種“從天而降”的外來人口,不能保證他們真的沒有危險之前,是不會有人放他們進去的。

    “如此甚好,勞煩幾位通稟!”玳瑁感謝道。

    紀天宇和金堂杵在玳瑁的身后,看著玳瑁在前面應付著,二人如看戲一般,讓那幾個人覺得,這兩個家伙,怎么看也不像是玳瑁的朋友。

    玳瑁的小膽子,走道都怕左腳絆著右腳,摔壞了自己,怎么可能會結交這樣的兩個兇神朋友?

    但他們雖心有懷疑,可卻不敢當著這兩個人的面問出來。誰知道他們問出來,會不會惹惱這兩個家伙?萬一人家真是玳瑁的朋友呢?

    在等待的過程中,玳瑁作為三人代表,與對方不斷的搭著話,可玳瑁這家伙也是個精的,想要從他嘴里得出紀天宇和金堂的身份,那卻是不可能的事。

    玳瑁又不傻,紀天宇和金堂是什么人他會不知道嗎?再說了,真把他們的身份暴露了,招來禍事的可能性可是非常大的。

    那幾個人與玳瑁拉拉雜雜的說了一大通,最后也沒有得出紀天宇和金堂的身份,最后也只能是無奈的放棄了。

    沒過上多一會時間,報信的人回來了。

    “三位請,陛下在等著你們!”

    “這不是個城嗎?怎么還鬧出了陛下?”金堂扯過玳瑁問道。

    “珍珠城是古月國的都城,所以,古月陛下當然是在珍珠城!”玳瑁向金堂解釋著。

    運氣倒是不錯的,這一下來就找著個都城,還能見著個皇帝陛下,

    玳瑁走在前面,紀天宇,金堂跟在后面,可走在前面的玳瑁,心里忐忑著呢。(www..)
11选5的走势图福建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