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校園花心高手 > 《校園花心高手》校園護花高手-第兩千七百五十五章 又出事了
    等到自己真正的掌握了政權,那時,他就是最有權勢的男人,屆時,就算是他不是皇上,也是堪比九五之尊的尊貴之身。

    那時,他可以活上幾百年,天下將有幾百年的時間是屬于他朱家的,那時,他是誰?

    朱行心里得意的想著,臉上不由的就帶出了情緒。夕王則是在面具之下瞟了朱行一眼,這個跳梁小丑一般的東西,竟然還妄想著如何如何。真真是可笑。

    若不是需要他來出面,哪里會留得他在自己面前蹦噠起來沒個頭?

    夕王起身離去,朱行忙起身相送,那三孫子的架式,還真是讓一眾前琰投靠的修士心里驚詫。

    這些修士也都知道朱行現在的身份,以他們的修為,只一見面就看出來了朱行的身份。

    他們之所以會投靠到朱行的手下,是因為朱行的一些行為,與他們是不謀而合的。當然,還有一點,就是他們是被人點撥了之后才投靠朱行的。

    一想到那個讓他們從心里感覺到發顫的強大存在,他們就心里直突突。

    既然朱行有那么強大的靠山,為什么還要像個三孫子似的給從點頭哈腰?

    朱行卻是不知道,這些修士之所以會來投奔他,是因為有一個強大的存在在=趕鴨子上架!他還以為是自己的王八之氣一放,讓這些修士都齊齊來效忠了呢。

    “天宇,寒凝出事了!”紀天宇因為沈陽山帶著一群人過來,他總是要作為東道主,好生的執行著眾人才行。

    畢竟這些人,都是方外之人,自是不屑于與萬永其他們打交道的。

    在凡俗人眼里尊崇非常,站在權利頂峰的人,在他們這些修士的眼里,怕是連點份量都沒有。

    不管你有多大權勢,在個人實力高于常規的時候,權利是起不到什么作用的。

    就比如說朱行,他現在是站在一國權利的巔峰,可那又如何?紀天宇他們若是要取他性命的話,若是真的沒有強大的高手保護他的話,那他的小命是分分鐘要被人取走的下場。

    萬永其是個很聰明,很有眼力界的人,他知道,紀天宇對他這么客氣,甘愿以晚輩自居,那是因為自己曾經對他很好。

    在紀天宇還沒有達到如今的高度時,他給了紀天宇足夠的尊重與禮遇。若不是在這樣的一段前緣在的話,以紀天宇的身份,會把他放在眼里嗎?

    紀天宇會尊敬他,不韱有沈陽山那些人也同樣是尊敬他。所以,他也很精明的不會主動往上湊,這些人雖然實力了得,但卻不是他能調動得了的。

    但在招待的規格上,萬永其卻是沒有半點怠慢之處。

    藍倩來到紀天宇面前,對紀天宇說道。

    沈陽山一群人雖然不知道藍倩所說的寒凝是誰,但從話語里聽來,也能知道,這是個很重要的人。

    “紀兄弟,你有事便去忙,若是需要我們的話,知會一聲便是!”沈陽山善解人意的說道。

    這個時候,紀天宇自然是不會還拿著自己東道主的架子不放,與岑寒凝比起來,這些人可是不夠重量呢。

    別說什么重色輕友之類的話,別說這些人里,除了沈陽山之外,其他人與他紀天宇連盯識都不算,更算不上是朋友了。退一步來講,就算是他們真的是紀天宇的朋友,也是沒有岑寒凝重要的。

    “倩姐,寒凝出了什么事?”紀天宇最不想聽到的話就是那一句出事了!只要一聽到這一句話,他是真的覺得烏云罩頂呢。

    “岑家出現內亂了,現在岑家分成數方勢力,而寒凝恰巧是被他們各方攻擊的一個。”藍倩把自己得到的消息對紀天宇說了一遍。

    “岑家分裂了?這也太快了吧?前幾天,我在岑家時,還沒有發現這種情況呢?”紀天宇微擰著眉頭,他可是在岑家住了兩天,并且也算是參加了岑家的內部會議,對岑家的情況也是有所了解才是。

    雖然當時他是看出來了,岑家的大部分人是野心勃勃的,但看他們的樣子,顯然是沒有即刻起事的決定啊!

    “應該是岑一山的問題。岑家的積弊已久,出問題是必然的,唑不過,不應該出現得這么早而已!”藍倩淡然說道。

    她原本對這段記憶并沒有印象,可回到這里之后,或許是因為在這個環境里的原因,她竟然把那些原本屬于這個世間藍倩的記憶,全都想了起來。

    回想起過去的藍倩,對于企業管理,可就再也不是門外漢了。

    所以,對于岑家的情況,藍倩也算是很清楚的。

    岑寒凝雖然說進步很多,但岑家不比一般的家族,牽扯到的內容也是非常之多,這樣一來,岑寒凝想要把所有事情都管理得清楚明白,就有些困難了。

    藍倩雖然沒有刻間去了解岑家的情況,但她只是從紀天宇和岑寒凝的對話中,便得出了結論。

    “岑一山?他現在應該是還趴在家的床上,養著他那千瘡百孔的殘破身子骨才是,怎么還有能力出來若事?”

    “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岑一山要是沒點能耐,抄會和他合作嗎?”藍倩本來是對岑一山沒什么了解的,可在聽了紀天宇說起了岑一山和朱世軍被惡整的下場后,她就不由的多看了岑一山幾眼,順帶的把岑一山這人也粗略的了解了一下。

    “要知道他這么不安分,早除了他,何必讓他折騰到現在!”紀天宇輕嘆一聲。

    他之所以沒把岑一山直接弄死,主要是覺得,岑一山做的壞事,還不夠觸動他心里的那道界線而已。他也是沒想到,在被朱世軍那么一番操練之后,岑一山的小身子骨,可是受創不輕呢。

    按理說,也應該是休息一段時間,把身體養好再出來繼續禍害人嗎?

    更何況,在上一次,岑一山手里的權利,全被一次性回收了,一個沒有了手中權勢為倚仗的家伙,還能翻騰起什么浪花?可現在看來,紀天宇是輕敵了!(www..)
11选5的走势图福建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