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校園花心高手 > 《校園花心高手》校園護花高手-第兩千一百六十一章 好狠的心
    藍倩懷疑的看著紀澤銘,眼中閃現過不相信的神色。

    這小子是真的暈高?

    藍倩再看了看紀澤銘緊張的緊閉著雙眼,一張小臉上,滿是恐懼的神色。由他抓著自己的手臂的力量來看,這小子是真的使了大力氣。

    藍倩卻是不知道,紀澤銘當然是緊張了,他是怕自己的西洋鏡被藍倩拆穿后,真的會被藍倩踢下云頭。

    當然,踢下云頭,紀澤銘倒是不怎么害怕,他怕是是,若是這一次被拆穿了,以后可就再也沒有這種機會了。

    自己的親娘啊,就在眼前,自己卻要和她保持距離,這對一個已經習慣了母親疼愛的孩子來說,是多大的痛苦?

    這偷來的幸福,能多享受一會就是一會吧!就像是那些段子里說的,泡著溫泉看著表,舒服一秒是一秒。現在在紀澤銘這里,卻是抱著老媽的手,能享受一秒是一秒。下一次再有這樣的機會時,不知會是什么時候了。

    藍倩擰著眉頭,忍著心底升起的怒氣,看著紀澤銘那可憐的小樣,終于是把怒氣壓了下去。

    算了,他還是個孩子,看他那樣子,恐高應該是不假的。

    藍倩相信了紀澤銘的話,也就不再執意的要抽回自己的手臂,而是讓紀澤抱著了。

    紀澤銘閉著眼睛,雖然看不到藍倩的表情,可藍倩的動作,卻是讓紀澤銘能猜得到藍倩的神情變化。

    剛才藍倩還狠命的抽著手臂,那架式,恨不得立刻把手臂從紀澤銘的手里抽走,就算是抽不開,也大有一腳把紀澤銘踹下云頭的意思。

    可現在呢,藍倩的手臂不再往回抽了,手臂上的肌肉也不再繃得那么緊。

    紀澤銘心里吁了口氣,還好,這一下子賭對了!

    這會,藍倩不再排斥他抱著她的手臂時,紀澤銘心里開始后怕了。

    自己這膽也太大了,萬一沒弄好,把事情弄砸了,那以后,他再想接近老媽,那可就難了。

    現在的藍倩,可就像是一只刺猬,渾身都是刺,誰敢上前,那必是扎你沒商量。

    藍倩不急著抽回自己的手臂,紀澤銘也不那么緊張了,悄悄的睜開眼,正對上藍倩仍有慍意的眸光。

    “紀澤銘,你這哪成呢?恐高?你怎么會有這種壞習慣?你要是恐高,你怎么自己駕云行走?現在你還小,可以由別人帶著你,你若是長大了,難不成還要專門找個能帶你飛行的人嗎?

    哼,也許這樣也可行,你爹或許可以幫你做到這一點!”

    藍倩見紀澤銘小眼神偷瞄著自己時,當即開始教訓紀天宇,可說著說著,說到了后來,藍倩竟是把話題轉到了紀天宇的身上,并且話中不乏諷刺之意。

    紀澤銘嘆了口氣,老爸,不是兒子不幫你,實在是兒子也不知道老媽這是犯的什么瘋,好好的,她可是自己把矛頭對準你的。

    死道友不死貧道。讓老媽煩你總比煩我要好得多,你就多擔待著點吧!

    藍倩見自己斥責著紀澤銘,這小子也沒什么反應,只當他是受了驚,還在害怕呢!

    “以后,你跟在我身邊,這習慣必須得改掉。還恐高?哪有什么恐高一說,怕高,那沒事多在高處呆呆就好了!”藍倩看了看紀澤銘,又看了看腳下的云層。

    倏的,藍倩的臉上閃過一絲奸詐的笑意,雖然只是一閃而過,可還是讓紀澤銘用眼角余光捕捉到了。

    紀澤銘的頭皮開始發麻,他有預感,他要倒霉了!而讓他倒霉的人,除了眼前的這個女人外,怕是沒有別人了!紀澤銘的預感很準確,藍倩接下來的動作,證明了紀澤銘的猜測。

    藍倩用另一只手,把紀天宇從自己的手上扯開,并且一巴掌拍在紀澤銘的身上,這一巴掌拍上,紀澤銘不會動了!

    紀澤銘心里一緊。事情要壞啊!老媽這是干什么?怎么還給自己定住了?這肯定是沒好事啊,要是有好事,用得著這么干嗎?】

    “……”一著急,紀澤銘險些叫出了個媽字,還好,張開嘴后,聲音未吐出來,又咽了回去。這只讓藍倩看到紀澤銘的嘴張了張,倒也沒想到,紀天宇剛才想要叫她什么。

    “倩少主,你這是要做什么?”紀澤銘驚聲問道。

    他有預感,藍倩這么做,肯定是和他剛才說恐高的事情有關。

    恐高?紀澤銘當然不恐高,他自己都可以架著飛行法寶四處飛行,怎么可能會恐高呢?

    可他的話可是說出去了,若是被藍倩發現,自己并不是恐高,那事情可就大條了!誰能知道,發怒的藍倩會不會把他從去上直接扔下去?

    紀澤銘心里那個忐忑啊,有些后悔自己一時貪圖母親的關愛,才編出了這樣的謊言。

    可是現在他若是坦白,自己并不恐高會有什么樣的后果呢?只一想,紀澤銘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算了吧,還是讓老媽以為自己恐高吧!

    也許她相信自己是真的恐高,會對自己憐惜一些呢!

    紀澤銘的心思是好的,可他的想法,只能是他的,并不能代表藍倩。

    藍倩接下來的動作,卻是嚇得紀澤銘的小心臟都快停擺了。

    這還是自己親媽嗎?就算是現在不記得自己是她兒子,自己也總是個人吧,是條命吧?她怎么就那么下得去手呢?

    紀澤銘被藍倩揪著,往去層邊一扔,這一扔,扔得倒是位置極好,紀澤銘的上半身,在云層之外,下半身還在云層上。

    紀澤銘一聲慘叫,這樣,還有好嗎?想不掉下去都不成啊?他又不是面條,可以那么隨意的搭在云層上而不掉下去?

    這么高,這么快的行進速度,這要是掉下去,自己還有個好嗎?還能活嗎?

    “男子漢的膽子怎么那么小?瞎叫什么?難道我還會把你扔下去摔死不成?”藍倩扣著紀澤銘的慘叫,挖了挖耳朵,但腳上的動作卻是不慢,在紀天宇被她扔到云層邊上時,就已經抬腳,踩在了紀澤銘的小屁,屁上。(www..)
11选5的走势图福建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