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校園花心高手 > 《校園花心高手》校園護花高手-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 要挾
    歧離峰的藥園還真是大,紀天宇順差自己的感覺,一路走去,感覺越來越強烈。

    走進藥園之內,白芍也有了某種感覺,心里突然之間有了一種要回家的感覺,并且是急切的想要回家的感覺。

    白芍的異樣,紀天宇也感覺到了,安撫的拍了拍白芍的手臂。

    白芍的本體是什么,紀天宇現在還不知道,但他有一點可以肯定,定然不是稀松平常之物。

    只看藥園里的現在看得到的藥草,雖然不能說是個個稀罕無比,可也都是稀有之物。

    白芍的本體在藥園之內,并且還是經歷了那么久的歲月,那究竟會是什么?

    白芍?難道會是白芍?可白芍是稀罕物嗎?紀天宇又不敢肯定了。

    芍藥,他可是沒少見過,他為乾準備了那么多的醫藥方面的書籍,雖然他沒有像乾那么認真的研究過,可也算是有所涉獵啊!

    紀天宇的煉丹術,雖然不如乾,可也不是黃章那樣的煉丹師可以比得了的,他對芍藥自是有所了解,可白芍在這里是什么地位?

    如果不是特別珍稀,他也好想辦法,把它帶走。

    紀天宇看著眼前的白芍,眨巴著眼睛,好一陣才回過神來。

    這還是芍藥嗎?比起赤莫樹雖是不如,可也讓人不也相信,它是,而不是樹!

    紀天宇的驚愕是因為眼前的白芍本體,與他的預想是不一樣的。

    白芍本人卻是不一樣了,看著那株應該稱作為白芍樹的巨大本體,白芍腳步控制不住的向前走去。

    到了這旱,白芍真的相信了,自己是妖族。現在,他完全可以肯定,這白芍樹就是他的本體,本體與他之間的呼喚,讓他有種立刻投入到白芍樹之中的感覺。

    “這樹真大!”紀天宇伸手把白芍拉到了身邊,“我看著這么大的也想摸一摸呢!”

    紀天宇當然不能讓白芍在這種情況下與本體合而為一。現在在人家的眼皮子底下,白芍與本體之間,被分開了這么久,彼此之間融合起來,肯定會有一個過程。

    現在白芍就算是回到本體之中,也不可能把本體立刻帶走!

    “紀公子,這株芍藥可是藥園的鎮園之寶,別說是你們,就是我也不能隨便去碰它的!你們看不出來,在那,如果有人要到芍藥跟前,就會被攻擊!那可是峰主專門請來的大師為它布下的陣法呢!”

    曲玲的話說完,紀天宇一怔。

    歧離峰對這芍藥保護得太嚴密了吧?連陣法都用上了!

    紀天宇本身是就是陣法大師,眼前那個陣法,在紀天宇看來,沒有任何的威脅之力。

    可真正讓紀天宇糾結的是,他是要向歧離峰主好言相商,把白芍的本體要走,還是用自己的手段把它帶走呢?

    白芍卻是暗道一聲好險,剛才得虧紀天宇拉住他了,要不他冒失的沖上去,只怕是不但不能進入本體之中,還要被歧離峰的人發現自己的目的。

    這芍藥雖然是自己的本體,可在歧離峰的人看來,這芍藥是他們的鎮園之寶!想要讓他們把本體還給他?那可能嗎?

    接下來,紀天宇的聽著曲玲的介紹,暗中記下了不少稀罕的藥材。

    紀天宇特意叮囑了乾,不要看到好東西,手一欠就拿走了!

    現在他在人家的地盤上,若是人家東西丟了,跑不了的要第一個懷疑他們的!

    達到了自己的目的后,紀天宇隨著曲玲晃了一圈后,準備離開主峰。

    “曲玲,你在這了?正好我還要去找你呢!”于焱攔在曲玲一行人的面前,但他只是看著曲玲,把紀天宇和楊燦三人當成了空氣。

    紀天宇一看于焱那樣子就知道,這貨是來找事的,并且還是找他們的事!

    “找我干什么?我還有朋友要招待,以后有時間再說!”曲玲對于焱并沒有什么好感。于焱的爹是峰主,她爹是二當家的,說起來,他們也還算得是青梅竹馬呢,可于焱這貨,對曲玲沒什么好感,自然也就不會給她什么好臉色。

    曲玲的脾氣本就不算好,于焱的態度,造成了他們之間,雖然熟識,但卻是極少有往來。

    “這事不能拖!既然是你的朋友,那就一起過來吧!”于焱瞟了楊燦一眼。

    “黃章和你父親都在那里,你自己看著辦!”于焱轉身就走。

    曲玲聽到黃章的名字后,緊皺著眉頭。

    “我們也無事,曲仙子,不妨就過去看看有什么事情!”紀天宇勸道。

    “玲,黃丹師看好你了,那是你的福氣,你怎么能隨便找個人就搪塞過去了呢?”看到曲玲出現,曲二當家的,第一個開口質問道。并且悄悄的向曲玲使著眼色。

    “于峰主,曲二當家的,我對曲仙子有好感,曲仙子若是不愿意,可以直說,我黃章又不是死纏亂打之人?

    可這弄個不相干的人來搪塞我,這是對我的污辱!”黃章看到紀天宇和楊燦一并出現時,當即憤慨的質問道。

    “黃丹師您別激動,玲只是一時沖動,我們再勸勸她!”于焱的爹見黃章借題發揮,忙勸慰道。

    黃章這人因為小事而撂挑子的事,拒絕為某一峰煉丹的事,可是沒少干。

    現在他們歧離峰正好又有一批丹藥需要急用,這不剛和黃章談好,黃章就和曲玲出了這事。他們在場的歧離峰的心里都明白,黃章肯定會拿他們的那批丹藥做籌碼要挾他們的。

    細說起來,在場的,對黃章大多沒有好印象,可不管印象如何,黃章在三十峰的丹師中,確實是能耐最高的!

    現在有什么法子?黃章就是要用這來標兵他們,他們除了鄧曲玲外,還能怎么辦?那批丹藥不煉制了?那明顯是不可能的!

    “于峰主,你也知道,我與其他丹師不同,我煉丹若是心志不順暢,這丹就是煉制了,也不會成功,只會成為一爐爐廢丹!

    你們歧離峰的根底深厚,不差那點材料,這我是知道的,可我卻擔不起這責任!我的名聲可不這樣弄臭了!”(www..)
11选5的走势图福建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