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校園花心高手 > 《校園花心高手》校園護花高手-第兩千七百一十九章 夕王現身
    朱行就是一愣,若是說別的名字,他或許沒有印象,可童馨這個名字,他卻是印象深深的。

    他看好這個叫童馨的女孩,他兒子也同樣看上了這個女人,因為這個女人,他兒子還跑去找他表明立場了呢。

    但童馨不是被他的人送進了地下室了嗎?

    “朱行,你說你看上什么女人不好,非要看上紀天宇的閨女,這不是找事嗎?在南疆,你還沒見識過紀天宇的能耐?”說起這個事,元休心里就有氣。

    朱行若是要玩女人,他不會管,但若要是因為玩女人而出了事,把他們也都拐帶進去了,那必是不行的。

    “童馨不是我招去的,我看到她時,她就已經混進了元首府了!”雖然說被紀童馨混進元首府他也監管不力的責任,可那也總比是因為他泡女人惹出來的事好吧?

    “不管怎么說,這件事情,朱行你負有極大的責任!”元休沒好氣的瞪了朱行一眼,在夕王面前,還想著要狡辯什么,這不是自己找抽呢嗎?

    夕王的手段,朱行不知道,可他元休卻是知道的。看來自己要沒事的時候,把這些事情先跟朱行知會一聲才好。

    “元休,也是難為你了。沒想到,奇木會跟紀天宇攪和在一起,若是知道會有今天,我那時就應該再想點別的法子,直接殺了他才對!”夕王顯然不是欲與朱行多說廢話。

    “夕王,屬下為夕王赴湯蹈火,萬死不辭!”元休哪敢在夕王面前托大,聽得夕王如此一說,馬上表起了忠心。

    站在一旁的朱行無聲的看著元休,對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夕王,有點摸不清脈門。

    原本還以為自己被元休改造了一番后,怎么著也是一個實力了得的人物了吧?可現在一看,自己這點能耐,可是啥也不夠看的呢!

    不說紀天宇那個他摸不準的敵人,就是眼前這個夕王,他也弄不準對方的實力如何。

    最重要的是,夕王和元休他到底想要做什么?借他的手,一統天下嗎?雖然說被人當成傀儡并不好受,可如果夕王和元休真有這種想法的話,他朱行倒也真的不介意成為一個傀儡。

    即便是傀儡,能坐到那個位置上,也是風光無限的。

    人活百十來年,可他現在卻是有了幾百年的壽命,若是不追求點什么來彌補自己的空虛,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可以說,在權勢之中摸爬滾打了一輩子,若是真的讓他與權勢撇清關系,他真的不適應,也接受不了。

    “紀天宇,毀了尸窟的這個仇,本王定是與他清算!沒想到,有些人,天生就是敵人,無論世事如何變遷,這一點,總是不會變的!”夕王的笑聲,讓朱行的背上出了一身的冷汗。

    夕王在說話時,并沒有與正常人太大的差別,可這一笑,那效果可就明顯了。

    那哪是笑啊,就算是夜貓子笑,也比她笑的聲音好聽吧?說是笑聲,如果讓朱行說真心話的話,那就是鬼叫啊!刺耳又瘆人。

    “朱行,現在紀天宇也已經盯上你了,并且還與其他人全伙要來對付你,你現在要知道自己的身份!”夕王猛的收住鬼笑聲,雖然說聽著她笑的聲音讓人心里發毛,可她突然連點預兆都沒有的,說停就停,還是閃了朱行一下子。

    那感覺,就像是飆車到了一百八十邁,突然一腳剎車踩上去,車停了,人卻是繼續飛著。

    “夕王,屬下知道該怎么做!我們要先下手為強,不能等著他們再來對付我們。”朱行立馬表忠心。

    “那便好!現在我們來商量一下,要怎么對付紀天宇!”朱行算是聽明白了,這位夕王,心里想著最要緊的是怎么弄死紀天宇,而并不是想著怎么把他的位置保下來。

    便在夕王的面前,他心里縱有不滿,也是不敢表露出來的。

    “夕王,我們的人很少,除了元休之外,其他人基本上都是普通兵士,真的與紀天宇他們對上,是沒有任何勝算的!”朱行提醒道。

    紀天宇可不是普通人,不是隨便什么人就能是紀天宇的對手的。

    “人手我自然是有,至少不會是比紀天宇的人手少!”

    夕王的話說完,朱行沒有什么反應,在他的心里,他根本不知道夕王的真實身份是什么,更是不知道夕王是不是真的還有其他的屬下。

    但元休卻是知道,夕王在走出尸窟時,可是孤身一人的,現在夕王說有屬下,是又尋到了其他的僵尸嗎?

    也莫怪元休會這么想,夕王是僵尸王者,能臣服在她的手下,除卻是僵尸外,還會有其他人嗎?

    別看僵尸王的實力很強大,可那也只是在某一些環境里來說是這樣的。僵尸總是異類,縱使是有實力,也不會被正統所接受。更何況,他們僵尸一脈,雖然到了高級僵尸的境界時,靈智早開,可說實在的,殘忍,兇戾卻是他們的共通之處。

    元休很是納悶,難道僵尸王也是像他一樣,把相中的人,同化為僵尸了不成?

    “朱行,選舉的時間已經不遠了,你要想好辦法吵要讓紀天宇他們得逞!”夕王對著朱行交代道。

    夕王可是很清楚,雖然說她的目標是紀天宇,可紀天宇并不是她想要做的事情的全部。

    那些人并不屬于凡間界,他們可以拍屁,股走人,離開這個世界,可她卻是這個世界里的一員,縱使是不被人們接受的,也改變不了她的出身。她離不開這個世界,這一點,她很清楚。

    以她僵尸王的身份,若是真的膽敢渡天劫,那就是自找死路。在天劫下,她必是灰飛煙滅的下場。

    所以,在對付著紀天宇的同時,她也要給自己留好后手。

    有朱行在,朱行得了權勢,不也就等于是她得了這個天下的權勢一樣嗎?這一點,她還是分得清楚的。

    “是!屬下謹記夕王的吩咐。”朱行聽到這一句話時,心里才算是踏實了。(www..)
11选5的走势图福建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