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校園花心高手 > 《校園花心高手》第二千二百一十二章 老婆?妹妹?
    聽著紀天宇的解釋,納秋莎突然感覺自己的心里好失落。朋友?她和紀天宇之間只是朋友嗎?

    “那好吧,既然紀夫人這么熱情好客,我就叨擾了!”納秋莎也想看看,紀天宇的老婆到底長得什么樣子?雖然她本身無意和紀天宇的老婆們比美,可事情上,她卻按捺不住的,想要知道,究竟是自己漂亮還是紀天宇的老婆更漂亮!

    納秋莎對自己的美貌可是非常有自信的!這不是她自戀,而是事實!

    紀天宇帶著納秋莎走在街上,街上的行人,最多的還是埃塞人,同樣的,也有為數不少的其他國家的人們。雖然這里看起來,更像量個小聯合國,可納秋莎走在路上,依然不可避免的引起了路人的不住駐足,回首觀看。

    對一個真正美麗的女人,任何國家的人,都會懂得欣賞的。當然,最讓納秋莎感嘆的則是,雖然看著她的人很多,對她指點著,夸贊她長得漂亮的人同樣不少,可就算是這樣,也沒有任何一個人,唐突的走上前,向她搭訕。

    突然遇到這么文明的人們,納秋莎一時還有些不習慣。

    “紀,他們都認識你嗎?”納秋莎把原因歸結為是因為紀天宇在她身邊,這些人都知道紀天宇的身份,所以才沒有人敢上前搭訕。

    “不認識!我很少在人前露面,除了我的手下和工人們,其他人,并不知道我的身份。”紀天宇搖了搖頭,他沒有當王者,被世人追捧著念誦歌的喜好。

    “你們新城的治安環境真的很好,比亞的斯還要好出很多!”納秋莎由衷的說道。

    “新城是新建的小城,面積現在還不算太大,再一個,這里的管理制度和亞的斯完全不同,管理者也不是埃塞政府的人,所以呢,會比亞的斯好,也不是什么稀奇事!”紀天宇為納秋莎解釋著。

    二人邊說邊走,不一會就到了紀天宇的行館。

    “納秋莎阿姨,歡迎您來我家做客!婆媽特意安排我在這里迎接您的到來!”球球像個小坤士一樣站在門口處,看到納秋莎時,微微躬身行禮道。

    “納秋莎小姐!”李奧站在球球的身后,小家伙換上了岑寒凝為他準備好的衣服,果然人也顯得越發的精神,俊秀!

    “謝謝你們,球球,李奧!”納秋莎對兩個小家伙致謝。

    “球球,你帶著李奧去熟悉一下環境,納秋莎阿姨我和你小媽會招待好的!”紀天宇把球球支走。

    “好的,老爸,加油!”球球臨走時,對著紀天宇無聲的做了個加油的手勢。

    “納秋莎,你看到了吧,球球可是很喜歡你呢!”紀天宇看著兒子的背景,對納秋莎說道。

    “球球很聰明,有時看到他,我真的不敢相信,他只是一個七八歲的孩子!李奧已經比同齡孩子成熟了很多,可和球球比起來,他還是幼稚!”納秋莎感慨道。

    紀天宇笑了笑,球球那小怪物可是在娘胎里,就已經比普通小孩子成熟了,現在的他,如果不是因為身體外形的原因,說他是二十歲的成年人,也不算為過。

    紀天宇帶著納秋莎進了客廳,客廳里只有岑寒凝和華寧嫣兩個人在。

    納秋莎看到了屋中的兩個女人,其中一個挺著大肚子,似要臨盆的樣子,雖然是個大肚婆,可她一張精致的如東方搪瓷娃娃的臉蛋,還是讓納秋莎一陣贊嘆。

    在驚嘆過了岑寒凝后,納秋莎的目光轉向了華寧嫣,看到華寧嫣,納秋莎有種走入了時空隧道,來到遙遠的東方古典美女盛行的年代!尤其是那一雙單鳳眼,狹長的眼眸中,過過的盡是古樸而媚惑的風情,任是誰看了一眼后,以后怕是想忘也忘不掉!

    即使紀天宇還沒有為她介紹,納秋莎也猜得出來,這兩個女人,都是紀天宇的老婆!

    在納秋莎打量著岑寒凝和華寧嫣的時候,二女也在打量著納秋莎。

    高挑的個頭,要比紀家幾女都要略高一籌。最讓岑寒凝和華寧嫣印象深刻的,是納秋莎那雙如幽深海洋的藍眸。一雙美麗到極致的藍眸,配上精巧秀麗的五官,讓納秋莎看起來,就仿佛是真人芭比一樣惹人憐愛!

    岑寒凝和華寧嫣對視一眼,當她們看到納秋莎的時候,她們能理解得了,是什么吸引了紀天宇!一個如此美麗的女子,換做是任何一個男人。都不會不為所動的。

    “納秋莎,這是我老婆!丫頭,寧嫣,她就是納秋莎!”紀天宇清楚的感受到了三女之間的波濤暗涌,為了不讓這小小的波濤變成大浪,紀天宇忙開口為三人做著介紹。

    “紀夫人,叨擾了!”納秋莎率先開口向岑寒凝和華寧嫣問好。

    “納秋莎,快坐!我哥也真是的,到了家門口,他還把你安排住在外面,這哪是我們家的待客之道?”岑寒凝上前拉住了納秋莎的手。

    岑寒凝握住了納秋莎的手,納秋莎手掌中的老繭,讓岑寒凝清楚,這個如芭比一樣的美女,并不如外表看起來那么柔弱!

    這樣一雙布滿了老繭的手,說明納秋定有一身不俗的功夫!想來也是,伊萬諾夫的女兒若是沒有一身好功夫,伊萬諾夫也不可能放她獨自出來!

    納秋莎被岑寒凝的稱呼弄得分不清他們的關系了,只得轉頭對紀天宇用俄語問道。

    “紀,她不是你老婆嗎?”納秋莎轉頭看向紀天宇。

    “納秋莎小姐,我是他老婆!只不過是我已經習慣了叫他哥哥,所以,你不用誤會!”未等紀天宇武器解釋,岑寒凝先一步回答了納秋莎的疑問。

    “呃,真是對不起,紀夫人,我一時誤會,以為你是紀的妹妹呢!”納秋莎被嚇了一跳,她是真的沒想到,岑寒凝竟然聽得懂俄語,并且還說得極流利,比起自己這個純正的俄國人,并不差多少!若不是看到岑寒凝的容貌,納秋莎會懷疑,她就是個純正的俄國人!
11选5的走势图福建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