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校園花心高手 > 《校園花心高手》第一千八百三十二章 親父子
    “那個叫胡可的女人,明顯是被人利用了。這是用胡可做擋箭牌,只是不知道,對方會是什么人!”

    “姑爺,我算是知道了,得罪誰也不要得罪女人,明明是個不大的小事,在她們看來,比天塌了的事還大呢!竟然因為那么點事,記恨你到現在,還專門找了人來害你呢!”周鑫心有戚戚。

    “周鑫,你派人去打今天打傷我們的那兩個人找到!我真的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人,這么想要看到我死!”

    “是!姑爺,警察不是也在辦這案子嗎?我們這不是搶了他們的活嗎?”周鑫應了一聲后,轉而想起了這個問題。

    “各有各的路,辦你的事情!”紀天宇沒有回答周鑫的問話。

    一樣的事情,紀天宇相信,如果是派出去岑家的人,相信很快就會有消息傳來,而若是要警察們去做相同的事情,就算是也能做到,卻是需要n倍多的時間。

    事實證明紀天宇是正確的。

    “姑爺,那兩個人都找到了,不過,沒什么用了!”周鑫的手臂也被處理過了,現在正吊在胸前。

    “什么情況?”紀天宇抬頭問著周鑫。

    “死了!等我們的人找到那兩個人的時候,他們已經死了!”

    “殺人滅口!這事越來越神秘了,究竟是誰在暗地里打著我的主意呢?”紀天宇突然笑了,自己好久沒有這種被人重視的感覺了。

    “姑爺。您可別不當回事,這一次是萬幸啊,要是您真的被他們搶走了,事情得多嚴重?”周鑫擔憂的說道。他從紀天宇的臉上沒看到緊張,反而看到了興+奮。就像是一個小孩子,終于看到自己喜歡的玩具一樣。

    看著紀天宇的神情,周鑫心里忐忑不安,唯一能讓他安心一些的,就是自己可以隨時跟在他的身邊。紀天宇的能力到底如何,周鑫一直也沒有親眼看到過,可就算是他真的身手了得,也架不過人家暗中使壞招啊!就像這一次似的,誰能想到,會在下車的時候,挨了一記悶棍?

    在得知紀天宇和周鑫被人敲了悶棍后,二人就被岑寒凝給禁足了。每每想走,都會被小丫頭給發現。

    “傷還沒養好,哪里也不能去!”

    “丫頭,準備一下,我們回濱海!”紀天宇哪里也去不成,只能是坐在酒店里,這曰子讓他過得憋屈。

    腦袋上挨了一棍子,那個包也早就消了,可岑寒凝就是不肯放人他出門。

    “好!”現在的岑寒凝,就像是紀天宇的小秘書,紀天宇一個命令,她就即刻執行。

    “走了?他不是還在四處的找我們的人嗎?怎么突然就撤退了呢?”在聽到紀天宇離開sh的消息后,姜柳冷吡了幾聲。

    紀天宇走了,姜浩夫妻,自然也是跟在紀天宇和身后,一同回了濱海。

    回到了濱海后,紀天宇率先帶著岑寒凝和姜浩他們回了家。紀天宇不是大禹,能三過家門而不入。當然,他就算是有那心也沒有那膽子。他要是敢不回家,那紀老爺子,會把他罵成狗血淋頭。

    在紀天宇還沒進進門的時候,球球就已經出現在了門口玄關處。

    “爸爸,小媽……”球球向紀天宇掃了聲招呼后,轉而熱情的奔向了岑寒凝。

    “這……”紀天宇還張著手臂,準備把兒子抱到懷里呢,沒想到這小子從自己身邊跑過去,直接奔向了岑寒凝的懷抱,讓自己的手尷尬的停在了半空中。

    “呃?哥,剛才我看到什么了?那是?”姜浩眨巴著眼睛,拍落了紀天宇的胳膊,用下頜指了指球球,結結巴巴的問著紀天宇。

    “那是我兒子!”紀天宇無奈的收回了手臂,這小子,害得自己空歡喜一場,本來還以為他是奔自己這個爹來的呢,哪想到,他竟然從自己身邊,跑到了岑寒凝的懷里!

    “天啊,天宇,這孩子跟你太像了!太像了!”陳明一雙眼睛落到了球球的身上,上下打量著。

    “兒子,你怎么知道媽媽回來了?”岑寒凝抱住了沖到她懷里的球球,狠狠的在他的小+臉蛋上親了幾口。

    “感應!我的感覺一向都很準的!”球球嘻嘻的笑著。

    “臭小子,跟小媽也不說真話?你是感應到你爹回來才是真的吧?”岑寒凝用指頭在球球的額頭上點了幾下。

    “太像了!”姜浩好半天還沒緩過來神呢,確實是有一些父子爺們長得像,可像到這種地步的,還真的不多見。球球就像是從紀天宇臉上復制下來的一般。

    “哥,這太也嚇人了!怎么說這孩子也有嫂子的一半功勞呢,怎么這孩子就全像了你呢?”姜浩為藍倩鳴不平。

    “球球,過來,叫叔叔,嬸嬸!”紀天宇讓球球叫人。

    “這孩子,我還是在他剛出生的時候,看到過一回,就再也沒見到,沒想到,這么快,孩子都長這么大了!”姜浩感慨的說道。

    “球球,爺爺,奶奶呢?”紀天宇問兒子。

    “爺爺,奶奶去給顧媽媽送飯了,用不了多久,就會回來的!”

    “送飯?”紀天宇一愣,什么時候顧靜雯在機關單位吃飯還用家里人艸心了?別的地方紀天宇或許不清楚,可市委機關食堂的飯菜,紀天宇可是吃過的,雖然不能說比外面的星級飯店做得還要好,但起碼不會有那種食不下咽的情況發生。

    “老爸,你這個當丈夫的人啊,實在是太不合格了。顧媽媽懷了小寶寶都已經五個月了,你竟然還不知道?唉,我以為只有我和囡囡是可憐的孩子呢,現在想一想,也許我們家未來的所有弟弟妹妹們,都逃不過這種缺少父愛的情況吧!”球球搖著頭嘆了口氣。

    “臭小子,敢這么說你老子?你小子把剛才的話再重復一遍?缺少父愛?你看看你像是缺少父愛的樣子嗎?”紀天宇抬手就給了球球一巴掌。

    “親爹啊,我不缺父愛,那是因為我有龍爸天天陪著我,要是想從你身上得到父愛,我早就干涸了!”球球不怕死的又接了一句。說完這句話后球球似有先見之明一般,躲開了紀天宇的一腳。
11选5的走势图福建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