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校園花心高手 > 《校園花心高手》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抓捕歸案
    地上躺了三個人,一個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臉上神情自然,好像是熟睡了一般。更一個老者,則是斜斜的靠在手術床的床腿上,就那么歪著。腦袋上那個大包啊,看著好嚇人,也不知道這是怎么弄出來的,夏瑩看了一眼,還以為是凰珊找東西砸出來的呢。

    另一個人就正常了許多,一看就是被打暈的。

    夏瑩穿過橫躺豎臥的三人,走到凰珊的身邊。“沒受傷吧?”夏瑩關心的問著凰珊。

    “沒有,不過就是他們打到我身上的那東西太煩人,讓人身體反應變得遲鈍。”凰珊撇了撇嘴,她自是不知道寧德來他們打到她身上的是什么東西。因為在她的概念中,根本就沒有麻醉藥的存在。

    “珊姐,他們給你打的那是麻醉藥,是醫生給病人做手術時用的,能讓病人在手術過程中,感受不到痛苦的一種藥物。”夏瑩笑著給凰珊解釋。也就是這位神級的人物,才會對麻醉藥的效用說成是遲緩行動的。

    劉鐸站在夏瑩的身后,看著凰珊,心里那叫一個震驚。在夏瑩帶著三人來見他時,他當時并沒有把這個女人當成是一個多么厲害的角色,現在看來,這女人也是了不得的人物。有這樣的手下,也難怪夏瑩會這么有底氣。

    “劉組長,這些人您就帶回去吧,再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地方,您就盡管跟我說。”夏瑩帶著凰珊,準備現在就走人。

    “這是外面那個人放在屋里的,你們應該能用得上。”凰珊拿出了一臺dv,交給了劉鐸。劉鐸拿著看了看,眼中一片狂喜,有這證據在,不怕這些人不承認。

    “小夏,你別走啊,這一次有所突破,全是你的功勞!”劉鐸攔著夏瑩。能挖出這個地下黑手術室,全賴夏瑩手下,如果沒有夏瑩的人,這個案子還不一定什么時候才會有進展呢。

    現在有了突破,夏瑩就要帶人走開,那不等于是把本應屬于他們的功勞扔了出來嗎?要是吞下了這份功勞,劉鐸雖然心里滿心愿意,可喧么不要臉的事情,他做起來,也是老臉發熱。

    “劉組長,我們只是協助辦案,功勞什么的,他們也不在乎,因為他們也都是有懲處在先,這一次有所建樹,也就算是將功抵過,哪里還想著要什么功勞。專案組的兄弟們,也很辛苦,功勞算是誰都一樣!”

    夏瑩推拒著,這個榮譽若是送給自己真正的屬下,那自然是件大喜事,可這樣的榮譽對紀天宇和敖遠夫婦來說,卻是沒有什么吸引力。

    “小夏,這事情,我們稍候再說,不過,你可不能先離場,跟我一起把這些人帶走,回去審一下,盡快把這些人后面的人都揪出來,”劉鐸拉著夏瑩卻是不肯放手,到了現在,劉鐸是真的服了夏瑩。再也沒有以年紀取人的想法了。

    連手下人都有這樣的能力,這個當領導的能力自然不會弱到哪里去。這一次,不得不說劉鐸是看走了眼。紀天宇和敖遠夫婦,無論哪一個拿出來,都不是夏瑩能比肩的人物。

    劉鐸執意不放行,夏瑩也不好太過矯情,只得跟著劉鐸,在這里把地上的人銬起來,裝到車里,然后又把這個黑手術室搜尋了一個遍,把種類疑似證據都收集了起來。

    雖然阿三一行人,在處事尾子的時候,都會格外小心,可百密一疏,總有疏露的地方,各種有用的,若似無用的證據都被收集了起來,然后一同回了專案組駐地。

    按照紀天宇的意思,夏瑩建議劉鐸不要過分的驚動其他人,把處理案件的人物縮小到了一個盡可能小的范圍內,把可能泄露秘密的機會打消降至最低點。

    阿三還在納悶,不解自己為什么會被抓起來,同時他也看到了跟在夏瑩身邊的女人,這時他才明白,原來這個被自己看中的目標,竟然是警察的人。自己終生打燕,卻被燕啄了眼。說起來,還真是一件丟人丟到家的事情。

    不過,阿三細一想,又覺得自己這個跟頭栽得不冤。畢竟這個女人,自己也是親眼看到的,以自己的眼光,愣是沒看出來這個女人的傻是裝出來的。這只能說這個女人的演技實在是太高了。以眼光吃飯的阿三都著了道!

    “黃林濤,前幾天還在看守所里了,這才出去幾天,就又被警察抓了進來?你的事做得影響太大了,把你知道的事情說說,如果有實用價值,也可以算成是你檢舉。”

    坐在阿三面前的警察,面色平和的問著阿三,阿三比誰都清楚,等待自己的是什么!就算是咬出來一堆人,自己又能得到什么好處呢?基于這種死鍺不怕開水燙的想法,對警察的問話,不好一概不回答。

    “好,有義氣。可黃林濤,你可知道,跟你一起進來的幾個人,可都是把自己知道的都交代了出來,現在你能不能把握住這個機會,就看你的了。”

    “……”沉默,阿三對警察的話倒是沒有什么懷疑的。畢竟到了這一步,每個人都是自私的,能檢舉他人,減輕自己的罪責是最好的方式。

    “你們想要問什么,我能知道可以告訴你們,不過我想知道,我最后會是什么下場。”阿三開口了,他的問題很簡單,他只想要知道自己最后的結局是什么。

    在外面懷里揣著錢,人五人六的裝著大=爺,現在被抓到了這里,手上腳上戴上了銬子,人也就不是人了。

    “能不能為自己爭取厔寬大處理,就要看你披露出來的情報是否重要。”警察沒有隨意的許諾,只是簡單的照著事實,告訴了阿三。

    “我只是在下面負責找好人,然后把目標帶到這里,由那些醫生來把器官摘走,我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

    “除了你,還有什么人?”

    “前幾天收了兩個小弟,現在對我來說,只有這兩個同伙。”阿三把紀天宇和敖遠捅了出來。
11选5的走势图福建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