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校園花心高手 > 《校園花心高手》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不該招惹的人
    聽到這里紀天宇有些明了,北堂會的作為,石琳極有可能并不知情!想到有這種可能,紀天宇心里才舒坦了一點,他不能容忍自己的女人這么違背自己的意念,縱容手下人肆意妄為。

    “你的意思是說,你們北堂會的事情,石琳她并不知情?”紀天宇問道。

    “呃……”三兒的話卡在喉嚨里,他不明白,為什么這個人會這么問,石琳知不知道北堂會的事情與他有什么關系?可紀天宇問了,他又沒有膽量不回答,躊躇了一會后,才小心的回答。

    “琳姐早就不插手堂會的事情了,不過,強哥有什么事情,還是會向琳姐匯報的……”

    石琳不管北堂會的事情,卻還掛著北堂會老大的名頭,實際上,北堂會是由王強主持的!紀天宇總結出這樣的結論。

    “既然石琳不再插手你們北堂會的事情,那今天這事情,你把王強叫來也是一樣的!北堂會誰做得主,今天就讓誰到這里來!”紀天宇這么說,是刻意的,讓周圍的人們都聽得明白,北堂會的事情并不是出自石琳的意思。

    聽到紀天宇直呼王強的名字,三兒有些發懵,在濱海,敢直呼王強名字的人,只有寥寥幾人而已,眼前的這個年輕人,究竟是什么身份,敢于這樣稱呼王強?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三兒這時才思量,自己幾人,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不該得罪的人!

    “我只是一個路人,正巧看到了不想看到的事情,伸手管上一管!”

    “大哥,既然你是這樣,你就放過我們兄弟這一次吧,我們知道錯了,大哥想怎么懲罰我們都可以!”三兒躬著身,懇求著紀天宇放過他們幾個人。

    雖然被強制跪在了地上,可這丟臉的事情畢竟是小,若是真的驚動了強哥,事情可就大了!會被怎么處置,他們的心里可是沒有半點底。

    “你若是不想走這一趟,那也跪在那,我相信,你們強哥很快就會得到這個消息,并且趕到這里來的!”紀天宇心平氣和的說道,他的語氣,讓三兒一陣發冷。

    這個男人的表情,語氣,都是那么柔和,可他話語里的意思,卻是表達得非常清楚,在他面前,沒有任何轉寰的余地!

    “好,我去……”三兒咬了咬牙,自己親自去找強哥,還可以把握一些主動,如果是自己也被按在這里,跪等著強哥來救自己時,那自己可就連說話的份都沒有了!

    “去吧……”紀天宇擺了擺手。他在知道了石琳并沒有參與到北堂會的事務中時,他的心情立時好了許多。

    那個被毒癮發作折磨著的男人,掙扎著在地上爬著,他看到了北堂會的人,像狗一樣,四肢著地,爬到了跪在地上的三人面前。

    “你們的要求我全都答應,把東西給我吧……給我吧……”堂堂的一個七尺男兒,卑賤得像條乞憐的狗狗一樣。只可惜,他央求的對象,并不比他的際遇好上多少。

    若換做是平時,這個男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拉扯著自己幾人,早就被踢到了一邊,可眼下的情形,他們雖然很想這么做,卻沒有膽子真的做出來。

    現在已然淪為階下囚的他們,哪里還敢在紀天宇的面前逞威?這一幕看在圍觀的行人眼里,喜樂感就非常強烈了。

    三個看不清本來模樣的家伙,跪在地上,一個渾身抽=搐,狀似癲狂的男人爬在地上,挨著個的拉著他們哀求著。

    看著這個已經沒有人類尊嚴的男人,無聲的嘆了口氣。如果自己沒有能力,這個社會有多少這樣的事情發生,他都只能作為一個旁觀者。

    可在他自己具備了這個能力的時候,在他的影響下,這種事情本可以不發生,少發生的,可現在又怎么樣呢?還不是光天化曰之下,在自己面前上演了這一幕人間悲劇?

    岑寒凝見紀天宇這副模樣,清楚紀天宇的心思的她,拿起電話,叫來了120急救車,把這個犯了毒癮的男人拉上車。

    紀天宇贊賞的看了岑寒凝一眼,在他的幾個老婆里,最能揣摩他的心思的人,還要數這個年紀最小的小丫頭。同樣,幾女中間,城府最深的也是這個小家伙。對于岑寒凝的這種姓格,紀天宇不認為是缺點,因為岑寒凝在他的面前,從來沒有掩飾過她的城府與心機。

    有城府有心機,就是壞女人嗎?對現在很多的這種想法,紀天宇只能是付之一笑。難道女人都蠢蠢的,呆呆傻傻的,男人才會放心?

    岑寒凝有心機,可她從來沒有用來陷害他人,小丫頭不但沒有害人,反而以她的善解人意,討得了眾人的喜愛,這在紀天宇看來,是好事!自己的女人聰明,他當然高興。

    小丫頭什么也沒有說,只是頂著太陽,陪著紀天宇靠在車身上,等著北堂會的大哥——強哥的大駕!

    圍觀的人,并沒有因為現場的安靜而散去,反而隨著時間的延長而越聚越多!有人膽敢直接點名找北堂會的茬,這種事情既然趕上了,如果不是有十萬火急的事情,誰也不肯提前離場。

    紀天宇沒有等來王強,倒是先把一隊巡警給等到了。

    “發生了什么事?讓開讓開!”一隊巡邏的警察正巧走到這里,看到在路邊圍了大大的一圈子人,路邊也停了長長的一溜各色汽車。人群不但占了行人道,也把行車道也占去了大半。交通也因為行人而變得擁堵不堪。幾名警察遠遠的把車停下,走到人群前,扒=開人群走了進去。

    “這是怎么回事?”看到人群中的情形,幾名警察先是一愣。

    “大街上公然斗毆?膽子不小啊!打完了還留在這里,你們想示威嗎?”警察只是一看,就斷定了這是一起斗毆事件。

    “趙哥,是我們啊……”跪在地上的三人,看到來了警察,立刻如見到了救星,雖然不敢直接起身,卻也對著幾名警察打著招呼。
11选5的走势图福建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