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校園花心高手 > 《校園花心高手》第一千八十二章 都娶誰?
    紀天宇想了想,如果岑東燁把柳慶,范維元交給自己,那對自己為說,可以說是一種極大的助力。

    尤其是柳慶幾人,在和紀天宇的聯系方面,要比其他人更出色。柳慶幾人,所吃下的靈丸內可是有著紀天宇的血液,雖然沒有乾和紀天宇的心意相通相比,可在柳慶幾人心里,還是有一種潛意識,要比紀天宇為主!

    這樣的人手,若是給了紀天宇,那豈不是好事一樁?岑東燁提出了這個建議之后,紀天宇只沉吟了三秒鐘,就立刻表示了贊同。

    “爺爺,那我就謝謝您的割愛了!”這種找上門的好事,紀天宇若是再推出去,那就太傻了一點。

    “天宇,看你說的這么外道!柳慶他們是岑家人,可你不也是岑家人嗎?你和寒凝馬上就要結婚了,過陣子,接管風云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哪里還談得上什么割愛這種話題!”岑東燁輕淡的一句話,直接把紀天宇轟得傻了眼。

    本來還覺得自己占了大便宜的紀天宇,此時才驚覺自己又上了岑東燁這個老狐貍的當。原來岑東燁在閑扯了半天中東的事情,久美子以及美子的事情,原來都是在分散紀天宇的注意力啊!

    岑東燁說到這里時,紀天宇若是再不明白,那就真的是傻了!岑東燁又想和紀天宇談風云的事情了!

    岑東燁想要把風云塞給紀天宇,也不是才想起的念頭,之前提及過這個話題時,紀天宇總是推脫著,以他還不是岑家人為由,以岑東燁身體還健朗為由,推脫了幾次。

    這一次,岑東燁又一次提起這事,并且還直言,紀天宇要和岑寒凝結婚!紀天宇心中一動。

    “爺爺,您怎么說起這個話題了?寒凝年紀還小,怎么能現在就結婚呢?”

    “小子,你這話是什么意思?”岑東燁臉一沉,瞪著紀天宇,大有紀天宇不給他一個合理的解釋,就和紀天宇沒完的架式。

    “寒凝的年紀還小,結婚的年紀也不夠,您現在就想著讓我閃結婚,不是早了一點嗎?”紀天宇裝作無辜的對岑東燁說道。

    “小子,少跟我扯這個沒用的!寒凝年紀小,不能現在結婚?那你年紀夠結婚的年紀了嗎?你是不是也要跟我說,你也不結婚了?”岑東燁冷哼了一聲,“天宇,萬主席已經答應了要讓你現在就結婚了,你現在是不是想要告訴我,你并沒有現在就結婚的打算?還是你想和我說,你結婚也要把寒凝踢出去?”

    紀天宇心中了然,岑東燁這次來找自己是有目的的!這老狐貍的消息也未免太過于靈通了。自己剛從萬主席那里回來,他就知道了自己和萬主席談話的內容!

    “您既然什么都知道了,又何必和我兜圈子呢?”紀天宇舒服的靠在沙發里,曰光照在身上,暖暖的,紀天宇有些想要閉上眼睛,睡上一覺的沖動。

    紀天宇不只是這么想著,而是真的伸了伸懶腰,當著岑東燁的面,閉上了眼睛,舒服的曬著小太陽。

    “臭小子,別給我裝睡,趕緊起來,把話給我說明白了!”岑東燁見紀天宇把自己當成空氣的樣子,氣就不打一處來。這個家伙,是越來越不把自己這個爺爺放在眼里了!如果不是自己真的喜歡這小子,早好好的教訓他一頓,讓自己的氣順一順了。

    教訓紀天宇這種事情,岑東燁也只能是在心里想一想,真的動手了,岑東燁心里明白,只怕最后被教訓的人會是自己!

    岑東燁對紀天宇究竟有著怎么樣的實力,一直都是在猜測之中。從他得到的消息來看,紀天宇的每一次表現,都讓他既驚且喜。

    每一次得到報告時,,岑東燁都會自嘆自己識人眼光了得!像紀天宇這樣優秀的男生,以后只怕也難得再見到了!抓住了紀天宇,是岑家祖孫最為得意的事情。

    “爺爺,多好的太陽,要不您也躺一會?”紀天宇把身子向一邊挪了挪,真的給岑東燁倒出了一塊地方。

    “別轉移話題,我問你,你想要怎么處理和寒凝的關系?”岑東燁明白,只有紀天宇和岑寒凝的結婚了,成為了岑家的女婿時,他再讓紀天宇接手風云,才會順理成章!岑東燁本來是想逼著紀天宇接手風云的,不想被紀天宇這么一攪,岑東燁倒是把這個問題放到了一邊。

    “爺爺,您這擔心不是多余了嗎?寒凝還能怎么處理?當然是娶了!我和寒凝的關系您也不是不清楚,還問出這么沒有營養的話題來?”紀天宇瞇著眼睛,斜瞟了岑東燁一眼。

    “這話說得還差不多!剛才你不是說寒凝年紀小嗎?”

    “爺爺,那不是和您開玩笑嗎?六七個老婆一起娶了,都可以合法,寒凝年紀小一點,還會是問題嗎?”

    “臭小子,你也學會開玩笑了!”岑東燁笑罵了紀天宇一句,也舒服的靠在了沙發里。

    “天宇,你都娶誰?人員可都想好了?”岑東燁問著紀天宇。

    “我又不是招員工,還用想嗎?我的那幾個女人,還不是大家心里都有數的!”紀天宇取笑的溜了岑東燁一眼。

    “哦,這么一說,那就是藍家姊妹兩個,我家兩個女孩,田佳,董鈺這兩個丫頭,對了,好像還有一個當警察的姑娘是吧?”岑東燁瞇著眼睛,仔細的數著紀天宇的女人。

    “還有呢!”紀天宇閉著眼睛,回了岑東燁一句。

    “還有?天宇,還有這次你帶回來的倉野家的女兒嗎?”岑東燁瞇起了眼睛,緊緊的盯著紀天宇的表情。

    “咳!爺爺,當然不是!”紀天宇感覺得出來,岑東燁如針刺一般的目光,盯在自己的臉上,有種燒灼感。紀天宇見岑東燁這般狀態,忙睜開了眼睛,正了正身子,坐好后,看著岑東燁解釋道。

    “你不打算娶了這個小鳥依人的女孩?”

    “不娶!從一開始,我就沒有動過要娶了她的念頭!”

    “那個克欽的姑娘,你也不娶嗎?”
11选5的走势图福建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