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校園花心高手 > 《校園花心高手》第九百五十五章 苦難的一夜
    男人的喜歡可以分出好多種,有的喜歡可以付出生命的代價,有的喜歡,只能是喜歡!沒有承諾,沒有未來,有的只是一種心理上的慰藉而已!

    這種自私的喜好,害了世間多少癡傻的女人!深陷自己一手編織的愛情幻象之中,不可自拔!

    紀天宇一直以來,都不認為男人這種感情分級對待有何不妥,可看著極有可能就此長睡不醒的李素清時,紀天宇后悔了!

    這個如花的女人,若真的死掉了,那就是被自己的自私害死的!

    死人!對紀天宇來說,并不是多么難以接受的事情!當他走上戰場的時候,在接受到任務的時候,他的狠辣程序,也是讓人嘆為觀止的。

    可李素清現在的身份,并不是自己的敵人,不是自己的對手,而是因為自己一念之私,而導致了她現在的狀態!

    紀天宇一邊自責著,一邊手忙腳亂的為李素清穿上衣服,可李素清的衣服,已經被紀天宇撕碎了,如今,想要穿上,已是不可能了,唯有把她的重點部位包裹起來!

    紀天宇是沒有辦法了,現在也只能是把希望放在李素清帶來的兩名女兵的身上了。善長叢林游擊戰的她們,對這種突發狀況應該有應對的措施吧?

    “老大,你別慌,把那條肇事的蛇給我看看,我幫你分析分析,看看毒姓重不重?”紀天宇的腦海里突然響起了乾的聲音。

    “乾,你行嗎?”紀天宇疑惑的問道。

    “老大,你這是瞧不起我啊!怎么說我也是鼎中的佼佼者,不敢說是天下第一鼎,但也絕對沒有比我更有靈姓的鼎了……”

    “廢話少說!說重點!”紀天宇打斷了乾的滔滔不絕。

    “老大,我可以試試!”乾被紀天宇一句話噎住了喉嚨,干脆的扔出一句話,也不待紀天宇吩咐,直接把樹下那條顏色鮮艷的蛇收進了空間內。

    紀天宇當然不會在這里坐等著乾把解藥送給自己,就算紀天宇再不懂,也明白,煉制藥品,是需要原料的!而乾的空間內,什么也沒有!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即使乾有再大的能耐,也不可能憑空給自己送出解藥來的。

    紀天宇抱著昏迷之中的李素清,向營地沖去。有多久,紀天宇沒有這樣慌亂過?他自己也說不清楚了。

    由不得紀天宇不著急,李素清的半邊身子,都已經開始呈現了淡黑色,顯然可以看得出來,那是毒液擴散的結果。

    明明自己已經把毒血吸得很干凈了,為什么還會這樣呢?紀天宇想不通!

    一路奔回了營地,紀天宇的聲音,讓躺在營帳內,時刻保持著警惕的幾人,迅速的躥了出來。

    “將軍?”李素清的兩名手下,一出營帳就看到了紀天宇抱著半/裸的李素清向著二人沖了過來。

    “紀先生,將軍怎么了?”

    “你先看看,素清可有辦法救治?”紀天宇把李素清放到了地面上,一擺手,示意于慶科幾人,四周警戒去!

    就算紀天宇不這么吩咐,他們幾個大老爺們也不好意思,站在那看著一個女孩子露胸露肚皮的!尤其這個女孩還和他們的老大,關系不太清楚!

    “蛇!紀先生,將軍是被蛇咬傷的?”

    “是!你快想辦法救救她!我已經把毒血幫她吸出來了,可吸出毒液后,還是沒能遏止住蛇毒的發作!”

    “紀先生,你給我們描述一下蛇的樣子!”這兩名女兵一邊問著紀天宇,一邊手上動作不停,在她們隨身的物品中找出了蛇藥,另一名女兵則是手執鋒利的小刀,在李素清的傷口處淺淺的劃了兩刀,放出里面的血液后,把藥上在了上面。

    “蛇的顏色異常鮮艷,大小也不過七八下公分左右……”紀天宇把那條該殺千刀的蛇描繪了一下。

    “你們這藥管用嗎?這么一來,素清是不是就沒有危險了?”紀天宇滿懷期望有問道。

    “紀先生,我們的蛇藥只能治療一般的普通蛇毒,這個,只怕是……”二人對視一眼,眼中已經有水霧在凝聚。

    每年死在蛇口之下的人,不計其數,她們也已經習以為常了,可真的輪到她們身邊的人,并且還是她們的將軍身中巨毒的時候,她們還是沒有辦法控制這種悲傷的感覺。

    紀天宇傻眼了,本指望著這兩名土生土長的克欽士兵,能救回李素清的命,不想,她們也束手無策。

    “我們現在就回密支那,去醫院,找大夫!”紀天宇脫下自己的外衣,包在李素清的身上,抱起她,折身就走。

    “紀先生……回密支那,時間來不及,再一個,密支那也不會有這樣的蛇毒血清!”一名女兵攔在了紀天宇的面前,現在李素清的命運已經注定了,既然無法改變結局,又何必讓她在最后的時刻里,受那顛簸之苦呢!

    “哪怕有一絲希望,我們也不會坐在這里,看著她咽下這口氣!”

    “紀先生,我們都知道你是心疼將軍,將軍是你的女朋友,我們都知道,可是,中了這樣罕見的蛇毒,將軍是沒有生路了……即使是普通一些的蛇毒,一兩個小時,也會要了人的姓命,何況是這種希罕的品種呢?”

    紀天宇低頭看著李素清痛苦的表情,緊皺的柳眉,讓紀天宇也感受得到她所受的痛苦!

    “真的只能這樣了嗎?”紀天宇頹然坐到地上,懷里抱著李素清,不肯撒手。從密支那出發,用了一天多的時間,此時想要在一個小時之內,趕回到密支那,那是萬萬不可能的事情!即使是回到距離這里最近的村莊,也需要一個多小時的路程!

    “將軍出去時,我們要跟著她,她卻不要我們一起去!不想會遇到這樣的事情,如果知會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們怎么也不會讓她一個人出去啊!”一名女兵也坐在了地上,抹著眼淚,自責的說道。

    聽到這里的動靜,于慶科幾人也靜悄悄的走了過來,圍在紀天宇的身邊,看著李素清痛苦的模樣,他們能做的,就是送這個美麗的女將軍最后一程!
11选5的走势图福建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