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校園花心高手 > 《校園花心高手》第六百五十一章 顧靜雯被吞吃干凈
    毫無經驗的顧靜雯,在紀天宇的手下,如何能占到便宜?每一次到了緊要關頭的時候,顧靜雯總是要喊卡!紀天宇不想要她心理有陰影,遂也依著她的心思。  雖然紀天宇感覺到被臨時喊停的感覺很不好,可他還是忍了,因為他知道,自己不好受,顧靜雯也不會比自己好到哪里去!

    事實再次證明,紀天宇是正確的,二人廝混了幾個來回后,最先耐不住的人不是紀天宇,而是一直喊停的顧靜雯!

    女人有時候,反應要比男人慢一些,因為女人的感覺是要積累的!這積累的多了,超出了身體能承受的負荷了之后,紀天宇等來的,就是快樂的春天!

    被自己喜歡的女人以半哭泣的姿態懇求著,是個男人都會義無反顧的!紀天宇也不例外,他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好久了!

    三十五年,第一個男人!并且這個男人還是個小自己十五歲的小男生!顧靜雯的心里是既溫馨又懊喪。

    即使是在她和紀天宇有了親密的關系之后,他們之間的年齡差距,仍然是最讓她耿耿于懷的。

    顧靜雯的美好,讓紀天宇欲罷不能。紀天宇沒有給顧靜雯更多的時間去思想這么無益于二人關系,反倒有阻礙的問題,三番五次的提槍上馬,讓顧靜雯在極致中暈厥了過去!

    而紀天宇的忍耐力也是極高的,他會很有耐心的等待著顧靜雯悠悠醒來,然后再一次的把她送到快樂的巔峰。

    紀天宇心里很明白,顧靜雯雖然把身子給了自己,可她的心里仍然有著一個大大的結!想要讓她化解掉這個結,紀天宇使出了最簡單,最沒有思想技術含量的做法!在兩人的契合上,一次次的征服她。

    張愛鈴說過,通往男人的心是胃,而通往女人的心,則是殷道!當然,這句話,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她的話不盡然是正確的,不能代表全部的女人,但卻足以代表一大部分的女人!

    女人常說男人是下半身思想的動物!男人會單純的因為姓而姓!這觀點是得到大家一致認同的。

    女人大多是因愛而姓!但是如果女人在沒有愛的情況下,先有姓,同樣,女人也有很大的可能會愛上占有她的男人!想要更好的解釋這一現象,大概用張愛鈴的話來用一下,還是有一定說服力的!

    各位兄弟們,也不要以為既然女人有這種心理的可能,那就先來個霸王硬上弓,既爽了,又得到女人的心了,豈不一舉兩得!因為不是每個女人都會愛上占了她身子的人!

    最穩妥的方式就是先得到她心!這一點兄弟們切記!莫要心急,做了不可挽回的錯事才好!

    紀天宇打的主意,就是,讓顧靜雯的心里在斗爭的時候,他先在身體上給自己加上一份有利的砝碼!

    “天宇,不要了,我受不了……”顧靜雯討饒道。

    “你叫哥哥,我就不再來了!”紀天宇也很壞,以顧靜雯的冷靜與智慧,若是正常時,紀天宇提出這種條件,顧靜雯會理他才是真的見了鬼!

    “不叫,我叫你哥哥,你叫我什么?”顧靜雯雖然思緒有些混亂,可還沒有徹底忘記。

    “顧姨,叫嘛!你不叫,我就不停!”什么叫刑訊?看到紀天宇的舉動,你就知道了!為了要讓顧靜雯化解心里的結,他是什么招都用上了!為了增加自己說話的效果,紀天宇故意又重重的擊向了顧靜雯。

    本就沒有什么抵抗力的顧靜雯,哪里禁得住紀天宇如此的重擊,緊緊抓住紀天宇的胳膊,呻/吟聲隨著紀天宇的動作而飄蕩在房間內。

    “顧姨,你叫不叫?不叫我還來!”

    “別來了,我叫,我叫!”極致之間,顧靜雯的眼淚不受控制的順著眼角流了下來。

    “顧姨,你叫我就停手!”紀天宇咬著牙,天知道,他若不是要逼迫顧靜雯,早就可以繳械投降了!此時不過是硬撐著而已!

    “哥哥……哥哥……”顧靜雯的頭搖擺著,黑色的發絲在床面上,極具媚/惑力。

    紀天宇很守食用,在聽到顧靜雯叫了自己哥哥后,又連續了十幾下后,把自己的精華送到了顧靜雯的最深處。

    本就到了最緊要的關頭,再聽到顧靜雯帶著哭音的哥哥,紀天宇哪里還守得住自己的閘門?

    紀天宇心滿意足的抱著身體仍在顫動的顧靜雯,美滋滋的拉過被,蓋在了二人身上。

    顧靜雯累得眼睛都睜不開了,極致的歡樂和身體的疲累,讓顧靜雯什么也顧不上了,得了空閑,舒服的窩在紀天宇的懷里,以最快人速度,沉入了夢鄉!

    能這么快速的和顧靜雯發展到這一步,也是紀天宇所沒想到的!看著懷里沉睡的女人,紀天宇心里說不出來的滿足。

    這個和自己生命力相通的女人,真是自己的人了!紀天宇忘不掉,自己在進入她的身體的時候,那種徹底融為一體的感受,就仿佛是把自己遺失的一部分又重新納回了自己的身體里一般。

    紀天宇本想著要為二人擦拭一下身體,畢竟連番的瘋狂之后,需要清理的東西會很多的!不只是有紀天宇,更多的則是顧靜雯的!可看著她熟睡的樣子,紀天宇又覺得自己舍不得離開她!

    就這樣,紀天宇第一次,在做完之后,還保持著二人貼靠在一起的動作,讓自己的弟弟留在了顧靜雯的那里。

    等到顧靜雯醒來時,渾身酸痛,讓她不適應的皺起了眉,閉著眼睛的她,還一時間,沒有憶起自己和紀天宇晩的瘋狂。

    突然間,她除了酸痛的感覺外,還感覺到自己身體里的異樣!這一驚,讓顧靜雯迅速清醒過來,睜開眼睛,看到紀天宇摟著自己,而自己下面那里隱隱有一種不適的感覺。

    一幕幕,走馬燈似的在顧靜雯的腦海里,迅速的閃現著,這些場面,讓顧靜雯的臉騰的紅到了脖子上。
11选5的走势图福建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