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校園花心高手 > 《校園花心高手》第三百一十二章 我是你的男人
    “我現在和你沒有關系了!請你離開,這是我的男朋友!希望你不要破壞我們的關系!”在紀天宇出現后,代書萍不知道冷鋒還會不會再來追求自己,但先用他支起紀天宇再說。

    雖然自己對冷鋒印象還不錯,但還是不到一一見鐘情的地步,即使是從今天起再無瓜葛,也沒有什么可婉惜的。

    冷鋒在聽了代書萍的話后,忙站出來,指著紀天宇的鼻子,“你這個流氓聽到沒有,書萍是我的女朋友,你趕快帶著你這幾個混混,滾蛋!否則,我要馬上報警了!”

    “你說的不算數!我之前也告訴過你了,看來你是沒記住啊!現在我再重申一遍,你是我的!這輩子也只能是我的!”

    上一次,紀天宇在代書萍家里說過這話時,代書萍還沒有太多的感動,她以為他只是順嘴那么一說而已。今天在這里,四周都是用餐的客人,他竟然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再一次這么霸道的宣告,讓代書萍的心里泛起了絲絲感動。

    在紀天宇進入餐廳時,不少女人看到這陣勢,都不由的害怕,面對一看就不是善類的男人,沒有幾個女人會不害怕的。

    而在紀天宇當眾宣布了所有權后,這些女人再看向紀天宇的眼神不再是恐懼,而是仰慕。一個女人,一生之間可以得到這樣的對待,能有幾回啊?何況還是這么帥氣的男人!

    “你沒聽明白嗎,書萍和你沒有關系了!現在她是我的女人,你不要再糾纏她了!”冷鋒繞過桌子,想要來拉代書萍。

    紀天宇站在那里,冷鋒的想法終究會被殘忍的破滅。當著紀天宇的面,來拉他的女人,你想他會讓你達成心愿嗎?

    看著伸向代書萍的手,紀天宇臉一沉,大手一抓,冷鋒的手腕就被紀天宇捏在了手里。

    “你放開我!大白天的你要強搶民女嗎?”

    “你媽!”沙亮一拳就招呼過去,“這是我大嫂,你算哪棵茐?老大的女人也是你能動的?”

    一聲慘叫,冷鋒哪里禁得住沙亮的拳頭,只是一豢就開始痛哭起來。紀天宇甩開冷鋒的手,冷漠的看著沙亮把這個男人狂虐一頓。

    “這是我的女人,你記住了嗎?”紀天宇蹲在冷鋒的面前,聲音輕柔的問道。

    “記住了!”冷鋒哪里還敢再向紀天宇嘴硬,忙不迭的保證。

    “以后離她遠一點!”

    紀天宇沒有再理會鼻涕眼淚齊流的冷鋒,站起身,對一邊的代書萍說道,“跟我走?”

    “紀天宇,你混蛋!你憑什么不讓我與別人交往?”

    “只憑我是你的男人!”紀天宇并沒有對代書萍再說什么,而是帶著沙亮等人轉身欲離開。

    紀天宇伸手把代書萍摟到了自己懷里,在所有看熱鬧的人們面前,頭一低,吻上了代書萍的唇。

    “叮……”

    “續存能量15點。”

    終于擺脫了能量單位數的記錄,紀天宇心里一嘆,自己竟然淪落到了能量嚴重稀缺的地步。

    雖然很想這樣和紀天宇貼靠在一起,但理智還是讓代書萍掙扎了起來。

    紀天宇怎么會這么輕易的就被她掙脫了呢?單手扣住了代書萍的后腦,雙/唇在她的紅/唇上輾轉親吻著。許久不曾親熱過,紀天宇從開始的粗暴漸漸的溫柔起來,代書萍的反抗動作也越來越小……

    “你的男人只能是我!不相信的話,你可以繼續找別的男人!”松開了對代書萍的鉗制,紀天宇看著她被自己吻的越發紅艷的飽/滿唇瓣,在對代書萍說了這一句后,紀天宇帶著手下的兄弟揚長而去。

    直到紀天宇帶著手下人離開,怡馨的老板才敢走了出來,自己已經打了報警電話,為什么警察還沒有來呢?再看著打翻的桌子,如果不是看對方那十幾個彪形大漢,老板早出來向紀天宇理論了。

    現在走了紀天宇,好在還留下了一個躺在地上痛叫的冷鋒。這個冷氏的小開,是自己這里的常客,如今自己所受的損失也只能是找他來報銷了。

    代書萍看著紀天宇不但沒有強迫自己與他離開,還對自己不理不睬的走開。這讓她的心里有些失落。在她的心里,她或許更希望紀天宇能強硬的帶她走吧。

    再看看這個坐在地上,痛叫的男人!這個因為自己而遭受了無妄之災的男人哪里還有一絲剛剛的溫文儒雅。

    事情是因為自己而起,代書萍總不能就這么任由冷鋒坐在地上而不管吧?

    “冷鋒,真對不起!是我不好,害你受傷了!”代書萍扶著冷鋒站起來,為他擦掉了嘴角的鮮血。這個混蛋,竟然敢在這么多人面前公然行兇?代書萍也說不上,是不是在惱怒紀天宇的瘋狂行為。

    “書萍,你怎么會認識這樣的流氓呢?”冷鋒感覺自己的臉已經不是自己的了,摸上幾把都沒有感覺了,被這群流氓給打的面部神經都已經麻木了。

    聽到冷鋒一口一個流氓,代書萍心里極度不悅,但看著被紀天宇打成了豬頭模樣的冷鋒,代書萍還是沒有出口反駁什么。

    “他是我的鄰居!”

    若說因為紀天宇一頓揍,就讓冷鋒完全放棄了代書萍,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冷鋒也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貴公子,向來是只有自己欺負別人的份,哪有別人這么欺負自己的份。紀天宇的一頓暴打,不但沒有讓冷鋒放棄了代書萍,反而還激起了他的好勝之心㊣(5)。

    你一個小流氓而已,憑什么和自己一個貴公子爭女人?自己會吃虧,完全是因為自己沒有準備,如果自己也準備好了人手,怎么會就讓對方輕易的打了自己,又囂張的揚長而去呢?

    “書萍,你家的居住環境不好,我給你買套房子,離那樣的流氓遠一些!你也別害怕,我會保護你的,今天的事情是個意外!”冷鋒安慰著代書萍,生怕她不相信自己。畢竟對方的態度相當強勢,她一個小女人會害怕也是理所當然的。

    代書萍一愣,她沒有想到,在經過了紀天宇的無理攻擊后,冷鋒還會決定要追求自己。并且從他剛才的話來,大有要更進一步的意思。
11选5的走势图福建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