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君九齡 > 《君九齡》第八十章 用錢可買路
    給shana0912的盟主加更

    **********************

    好容易追過來的方錦繡是不可能就因為一個院門阻隔而放棄。.XshuOTXt.CoM

    她站在原地四下亂看,期望能遇到一個認識的把她帶進去。

    但她到底是個很少出門的女孩子,就算比別的姐妹在外走動的多,來往的也不過是票號商行的人。

    往這邊過來的不是穿著貴重的就是寒酸的,貴重的是豪門大族,寒酸的則多是一些讀書人家。

    就算家里落魄些,他們這些讀書人也是士族。

    那些豪門大族的人方錦繡干脆不看,視線盯在那些讀書人身上,果然沒多久就看到一個清瘦的中年文士走過來,方錦繡眼睛一亮。

    這個文士她認得,姓王名堯,是城里一個秀才,如今在縣學坐館教書。

    之所以認識是他去票號鬧過。

    他的銀票被兒子兌了,他說是被偷走的,來銀票鬧著要德勝昌賠償,當時她也在場,還出言安撫,好在王先生也是氣極了,冷靜下來也知道是自己無理取鬧,道了歉就走了。

    這人她認得,而且也知道他缺錢。

    “王先生,王先生。”方錦繡疾步上前施禮。

    王先生陡然被個小姑娘攔住嚇了一跳,瞇著眼看了一刻才認出來。

    方家票號都是女人當家,上次他在票號親眼見過。

    想到票號的事面色有些窘迫,但還是點點頭。

    “王先生,我要進去找我表姐,你能讓我扮作你的婢女么?”方錦繡開門見山說道。

    王先生愣了下。

    方錦繡見他猶豫便忙從荷包里拿出一些碎銀。

    “先生多謝了多謝了。我實在不放心我表姐…”她壓低聲音說道,將銀子遞過來。

    王先生面色頓時一陣青白。

    “荒唐,假的就是假的,真的就是真的,欺瞞圣人這種事我是不會做的。”他豎眉喝道,一甩袖子便走了。

    方錦繡也是氣的豎眉,手里拿著銀子很是尷尬。

    “這酸才!”她低聲罵道。

    不是缺錢嗎?這不是一舉兩得的事嗎?

    正自羞惱。旁邊有噗嗤的笑聲傳來。

    方錦繡立刻豎眉看過去。見是一塊鏤空山石旁坐著的一個年輕人正咧嘴笑。

    這年輕人十七八歲,長得白白凈凈,穿著有些破舊的素面袍子。手里握著一根木棍。

    “要錢一邊去。”方錦繡沒好氣的說道。

    年輕人笑著站起來,沖方錦繡伸手。

    “小姐…”他說道。

    話沒說完就被方錦繡瞪了一眼。

    “滾滾滾。”她兇巴巴的說道,將手里的馬鞭子揮了揮。

    她可不是嬌滴滴的官家小姐們,有的是力氣和臉皮。

    年輕人再次笑了。

    “你不是要給錢嘛。你給我錢,我帶你進去。”他說道。指了指那邊的院門。

    方錦繡警惕的看著他,視線打量。

    “你不知道我是誰,想搶我的錢,真是膽大包天。”她警告的說道。

    年輕人嘖嘖兩聲。

    “你不知道我是誰。在這里有人搶錢,我才是第一個不允許的。”他說道,勾了勾手。“快點快點,到底還進不進?”

    這人不是乞丐。

    方錦繡想到。看他雖然瘦弱穿的破舊,但伸出的手干干凈凈,連指甲縫都沒有一絲污垢。

    是落魄的讀書人吧。

    “那進去了我才給你錢。”她想了想說道,將銀子攥緊。

    年輕人撇撇嘴。

    “行啊。”他說道,一擺頭將木棍抗在肩上,“走吧。”

    真行啊?

    方錦繡將信將疑,但想到已經進去一刻的君蓁蓁不敢再耽擱便跟上去。

    看到年輕人過來,門口的大漢們神情帶著幾分不屑,但并沒有驅趕。

    “陳七,干什么?”為首的一個還問道。

    陳!

    方錦繡頓時恍然。

    縉云樓原主人陳氏的后人。

    陳氏雖然曾經是王侯將相,但歷經百年,他的后人現在也早就泯然眾人,如果不是縉云樓的三月三,陽城人都記不得他了,更別提認得他。

    方錦繡不由打量著被喚作陳七的年輕人一眼。

    怪不得他說在這里搶錢,他才是第一個不允許的,因為他今日就是來縉云樓搶錢的。

    “進去看看啊。”陳七輕輕松松說道,一面向內走去。

    方錦繡猶豫一下低著頭跟著。

    “這是什么人啊?”果然被人攔住詢問了。

    方錦繡有心說自己是他婢女,但又及時看到陳七露出腳后跟的鞋子。

    自己雖然刻意換了簡單的衣衫,但方家小姐再簡單的衣衫也不是婢女們能穿得起的,而且陳七這種人也不可能用的起婢女。

    “這是我送進去賺錢的。”

    猶豫間陳七的聲音從前邊傳來,方錦繡一怔旋即大怒。

    這什么意思?送進去賺錢的?賺什么錢?

    大漢們的笑聲也響起。

    陳氏后人趁著這一天想盡辦法搶錢連乞丐都不放過,自然是想盡辦法掙錢,賣小吃送酒娘無所不用。

    于是也不以為意,有人問了句姓什么。

    問姓什么也就是要放進去了,方錦繡眼角的余光看到守門的男人提筆寫了個陳字。

    這就意味著自己的來歷掛到陳七名下,在里面惹了麻煩的話,陳七也要負責的。

    方錦繡咬了咬牙。

    “方。”她說道。

    聽說姓方,大漢們有幾個看了眼方錦繡,閃過一絲疑惑,但陽城姓方的人多了,不一定都是那個有錢的票號方家。

    陳七帶著方錦繡已經進去了。

    進了院門陳七就轉過身伸手。

    “給…”他說道。

    話音未落幾個碎銀子就被砸在手心里。

    “下次說話注意點。”方錦繡豎眉說道。

    陳七掂了掂銀子渾不在意的笑。

    “我說的不對嗎?你進來這不是給我賺銀子了嘛。”他說道,指著手里的銀子。

    方錦繡咬了咬牙。

    “你為了錢就這樣隨意放人進來,就不怕我是壞人嗎?”她沒好氣的說道。

    陳七笑了,轉過頭打量她一眼。

    “小姑娘,你能做什么壞人啊?”他笑道。

    “我,我做賊啊。”方錦繡哼聲說道。

    陳七哈的笑了。

    “做賊啊?”他的神情又沉下來,鄭重的說道,“那你記得啊,你偷了錢也得分我一份。”

    方錦繡呸了聲,懶得再跟他理論,直奔內而去。

    這邊的園子以回廊著稱,南北串聯,直通水榭,穿山過堂,此時其內人數眾多,但又不顯得擁擠,煞是清幽趣味,怪不得這縉云樓日常人人稱道。

    不過此時方錦繡則沒興趣觀景,一心尋找君蓁蓁的蹤跡。(未完待續。)
11选5的走势图福建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