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腐爛國度之活下去 > 《腐爛國度之活下去》第三千七百七十章 莊園談判 七十三
    和“光頭黨”戰斗不是個短期行為。
  
      我們和老徐他們聯盟也不是說立刻要我們付出什么。
  
      老徐他們答應先行幫我們訓練隊伍。
  
      另外,和“光頭黨”的斗爭先期我們都是隱秘進行,不會傻乎乎跑去跟“光頭黨”硬剛。
  
      用老徐的話說就是……先行用暗地手段給“光頭黨”內部混亂,讓他們自身人心惶惶。
  
      而我們兩個團隊呢,則是暗地發展,待得時機成熟再行給予“光頭黨”致命一擊!!
  
      各位,與其日后被“光頭黨”欺壓無力反抗時懊惱,不如趁現在尚且有機會反擊……臥薪嘗膽,提前預備。
  
      老祖宗可是給我們說的很清楚啊。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光頭黨”那些人不會讓我們舒坦生存的。
  
      至于說安全層面,我不隱瞞大家,我們和老徐他們聯手對抗“光頭黨”不可能說一點危機都沒有!
  
      既然是合作,我們就該一起對抗“光頭黨”。
  
      我們不會說給所有壓力,危機都落在老徐他們隊伍身上。
  
      但是呢,大家可以放心,我們所有行動擬定肯定是以安全為首要考慮。
  
      我們不會在未有把握情況下去跟“光頭黨”開戰。
  
      老徐剛才說過,初期的所有針對行動都將是暗地你進行。
  
      我們可以確保,所有行動,就算“光頭黨”察覺到問題也不會懷疑到我們身上。
  
      老徐,我這么說沒問題吧?”
  
      適時給話茬再次引導回徐仁杰身上。
  
      徐仁杰對劉牧適才接茬補充內容非常滿意。
  
      毋庸置疑,他徐仁杰代表的終究是“勝利者聯盟”方。
  
      他在現場說的再多,解釋的再全面,擱著莊園你人看來,都是站在“勝利者聯盟”立場的。
  
      出于人的本性,莊園人怎樣都會抱有警覺。
  
      可相應話語由你劉牧,莊園莊主口中道出,重復那感覺就完全不同了。
  
      加上劉牧說的也是十分誠懇,話語也未做任何修飾遮掩。
  
      劉牧沒有回避與“光頭黨”戰斗會存在的危機。
  
      也從不否認聯軍與“光頭黨”間的差距。
  
      這些東西你遮掩也沒用,畢竟事實擺在那兒。
  
      過分的遮掩反倒是會弄巧成拙,令下面幸存者猜忌。
  
      “當然,所有的行動當然是要建立在安全基礎上。”徐仁杰輕點點頭,強調了遍。
  
      得到徐仁杰的肯定,劉牧給雙手攤開:“吶,大家都聽到了吧。我覺著事情說到這里已經足夠明朗了。
  
      我不認為還有什么好猶豫的。
  
      當然咯,大家如果真的愿意一輩子做那匍匐在地的狗我劉牧也不反對。
  
      我能理解,怕死嘛,惜命嘛。
  
      只不過,將來有一天,當“光頭黨”將鐮刀架到你我脖頸時候,可千萬不要哭著后悔今日之決定!!
  
      這個世上沒有后悔藥!
  
      你我自己的命誰都沒法替我們決定,現在兩條路很明朗。
  
      一個,為了明天做人努力搏他一把,跟老徐他們隊伍聯手對抗“光頭黨”。
  
      這個過程雖然會很漫長,艱辛,但今天邁出第一步,將來總有一點就會成事兒。
  
      另外,哼哼,我不想說那點。我劉牧不是個喜歡做狗的人。
  
      我先行表個態吧,我個人是贊同與老徐他們隊伍聯手的!!”
  
      劉牧沒有任何猶豫,直接了當當中給所有人莊園人員表明了自己態度。
  
      他算是用實際行動在頂徐仁杰,在幫徐仁杰站場!
  
      該說的都說了,該解釋的也都解釋了,該努力的更是做出了努力。
  
      至于說,下面莊園人究竟如何選擇……老徐也好,劉牧也罷,他們都沒讀心術,不可能了解莊園幸存者心理真實想法。
  
      他們現在能做的就是等待。
  
      這樣的等待……說實話有點熬人。
  
      等了差不多三分多鐘下面沒人開口,劉牧無奈只能再行開口提醒:“好了各位,像個爺們樣,來男人先發表意見,成就成,不成就不成,別那么墨跡扭捏!!”
  
      劉牧知道老徐他們著急離開,所以不可能一直在這邊干等。
  
      最關鍵干等你得實際有用啊。
  
      可瞅瞅下面莊園人的態度模樣,他們像是會主動給出回復存在嗎?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劉牧的再行提醒了罷,莊園下面終于是有人開口回應:“我同意!”
  
      喝聲清晰洪亮,眾人齊齊側目,就見牛哥傲首挺胸沖眾人道:“劉牧,開始我對老徐那頭說的提議聯盟心理是反對的。做事兒嘛我覺著還是要實事求是。
  
      “光頭黨”我是不認為我們有能耐對付,就算我們雙方聯手也不是對手。即便是現在……我還是不認為我們有能力對抗。
  
      但是聽了老徐對局勢分析……我認為他說的沒錯。
  
      寄人籬下,受人鉗制終究不是出路。
  
      為了莊園長久發展,我們必須得做些什么。
  
      咱們辛苦種植的作物憑啥就給他們拿走?
  
      我覺著老徐他們提出的戰略未必不可行,咱沒實力正面跟那些家伙硬剛,那就暗地你偷襲。
  
      老徐他們的戰斗力咱們見識過,我是認可的。
  
      廢城他們也熟悉,人家的裝備也不差。
  
      “光頭黨”的人不可能永遠不出來活動,那咱們在外給予阻擊,一次他們沒反應,多次之后,“光頭黨”還能沒感覺?
  
      等到真正靠偷襲給他們外出人員造成心理負擔,沒準他們就會減少外出頻率。
  
      這樣變相的,對咱們的壓迫和物資索要都會有一定程度減弱。
  
      至于打后期……按照老徐說的他們會繼續尋找擴大隊伍,待得有足夠力量跟“光頭黨”硬剛再行宣戰。
  
      這些都沒毛病。
  
      我相信老徐他們是有認真考慮盤算過這次戰斗。
  
      他們不是開玩笑,更不是貪圖我們莊園什么,他們是真正想要跟“光頭黨”開戰的。
  
      綜合以上,我愿意接受老徐他們提議,莊主,我同意和老徐他團隊合作,這對我們沒啥壞處!!”
  
      牛哥關鍵時刻再次站出來了。
  
      說實話,他這邊若是不站出來,那場上氣氛就真的有夠尷尬的。
  
      畢竟,劉牧已經兩次開口強調相關,你可結果……瞅場上人意思,明顯還是惜字如金,不愿說話。

11选5的走势图福建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