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仙路爭鋒 > 《仙路爭鋒》第八十六章 螻蟻
    火焰在天空熊熊燃燒,熱浪席卷了整片蒼穹。[〈〈

    該死的鴻蒙魔焰。

    瀚海沙抹了一把額頭的汗,在心里咒罵了這么一句。

    從紅云老祖飆開始,人魔之戰正式升級,開始進入了劇烈層次。最直接的表現就是,戰斗已經持續進行了三十天,卻始終沒有停過。

    雙方都在你來我往的用法術對轟,法力耗盡的一方會被換下,待回復后再重新上陣,人族如此,魔族也是一樣。戰爭因此成了膠著之局,卻沒有誰打算就此停止。

    局部戰斗與全面戰斗的最大區別就在于前者是可控的,后者是不可控的。

    而現在,局勢正在朝著全面戰斗方向展,持續了整整三十天的戰斗,已經有點停不下來的意思了。

    瀚海沙已經是第十三次登上城頭,他的前十二次比較好運,全部有驚無險,只有一次不小心中了一個魔族的攻擊,傷到了手臂,卻在用過丹藥后很快復原。但但他的兩個好朋友就沒那么好的運氣了。一個被魔族的赤焰箭炸得灰飛煙滅,另一個則更慘,被魔頭級別的大神通掃過,當場化為齏粉,尸骨無存。

    “這日子,什么時候才是個頭啊。”瀚海沙嘟噥著。

    “現在就喊累了?才開始呢!”旁邊的呂弘揚大笑道。

    他笑的時候嘴有些歪,看起來有些滑稽,偏偏他還就喜歡咧著嘴笑,似乎從沒在意過自己的問題。天空火焰的熱浪讓呂弘揚的頭有些卷曲,焰火在他臉上留下了灰燼,呂弘揚卻全部在意,站在城頭上對著遠方的魔族轟出一道又一道法術,嘴里還時不時出興奮的吶喊“第四十二個”“第四十三個”……

    瀚海沙白了他一眼:“你自是殺得開心,哪象我。”

    他的兩只手放在城墻上,城墻上一片片的波紋閃動,那是陣法的光芒。在瀚海沙手心所至處,有兩個小小的掌心漩渦。瀚海沙的手就按在這漩渦上,將自己的法力源源不斷的輸入漩渦中。

    這是在為定軍城的法陣提供法力支持,否則僅靠靈石,消耗未免過大。靈石通常是在遇到更強大的對手,更關鍵的時刻才會使用的。

    不過作為法力供應者,只能作為水源被提取顯然不如呂弘揚那般可以親自上陣殺敵來的暢快,也就難怪瀚海沙一臉的不情愿了。

    呂弘揚依然在咧著嘴笑:“那只能怪你,誰叫你當初選擇的是旋元訣呢。旋元訣運轉法力生生不息,后勁不絕,自然是最適合輸入法力的。我選修的可是與界主一樣的洞金訣,同樣的法術,我施展出來的威能就是要強上兩分,自然是負責自由攻擊。”

    棲霞界安排陣容,自然是根據各方的情況來。那擅長回元養氣的,便用來輸入法力;那擅長進攻的,便自由攻擊,殺戮低等魔族;還有那擅長戰陣聯合的,則組成戰陣專門對付強大的對手;又或者是擅長馭器的,便或者駕駛虛空飛梭,或者操作太虛空游炮動打擊。

    整個棲霞修軍,在唐劫的帶領下,以一種完全不同于其他星界的面貌出現在鴻蒙魔族面前,帶給鴻蒙魔族的是巨大的震撼,至于瀚海沙,呂弘揚,則是這千萬修軍中的小小縮影。

    轟轟!

    巨大的炮聲里,又是一名高等魔族慘號著隕落。

    “吼!”城頭上出興奮的歡呼聲。

    這是一個十人戰陣,領頭的是一名面容清秀的少女,她叫樂兒,正是當年跟隨師傅投軍卻被拒收,便悄悄混入傀儡營的那個小姑娘。

    接天嶺大戰后,其師魚姑戰死,這小姑娘卻指揮傀儡硬生生殺死了不少魔物,頗立了些功勞。

    而在唐劫開放功勛榜,以殺敵換修煉資源后,樂兒努力修煉,勇敢戰斗,結果在這不到二十年間,竟然已提升到天心期。

    大危難亦是大機遇,每逢大戰之時,總是英雄人物輩出的時刻。一些舊的英雄倒下了,一些新的英雄卻會又站起來。

    樂兒現在還算不得英雄,但是她現在已經是一個十人戰陣的領導者了。剛才的那個高等魔族,就是在她的帶領下打出致命一擊,使其隕落的。為此,樂兒胸前的榮耀紋章上亮出一道金色紋路。

    這是功勛章,由唐劫親手設計的法寶,沒有戰斗能力,唯一的作用就是記錄戰功,能夠清楚判斷出佩戴者的功勞。

    當然,任何設計都會有其缺陷所在,即便是唐劫也無法做出完美無缺的功勛章。這件寶物以擊殺數為評估戰功的標準,并不能算完全的公平,也就難免會有爭議。

    比如現在,旁邊一支十人小隊里,一名濃美男子已怒哼道:“岑樂兒,你又搶我們的功勛,這魔族分明是我們將其擊成重傷的。”

    “切!”岑樂兒撇撇嘴:“十多個十人陣聯合出手,憑什么就說是你的功勞最大?再說你也不是沒搶過我們的,昨天那個三魔我還說是我們主攻的呢,不也是被你搶了?”

    “你……”那年輕人被岑樂兒氣得怒視她,岑樂兒卻壓根不理,反而趁機指揮自己人連續攻擊。

    就在這時,尖銳的呼嘯聲突然響起:

    “小心,是黑魘!”

    一聽到黑魘的名字,所有修士同時收斂心神。不遠的天空中,一只長著黑色蝠翼的彎角惡魔正高飛來,就在抵近城頭的同時,對著城頭張嘴一聲尖嘯。

    一片黑色波紋便向著城頭襲去。

    經過三十天的戰斗,太一天水陣的阻絕能力已大大下降,黑色波紋穿過太一水盾撲向眾人,攻勢磅礴,其攻擊強度赫然已達到了化神層次,這絕不是十人隊能接得下的。

    “陷陣風!”隨著一聲高叫響起,一道白色人影驟然出現,揚手一股風潮迎向黑色波紋。與此同時岑樂兒,那濃眉男子以及附近另外四個十人陣的頭也一起出手,卻是拍向那驟然出現的身影,數股力量一起涌入那人體內,那打出的風潮驟然增強,竟一下將這黑色波紋攔截了下來。

    這時才看到那是一名白衣男子,相貌英俊,只是臉色始終冰冷。

    “秦師兄!”岑樂兒已出歡喜的叫聲。

    那秦師兄道:“天行火,快!”

    又是數只手臂伸出,一道道靈氣連接延伸到那秦師兄身上,風潮驟然轉化成暴烈火焰,轟砸在那黑魘魔身上,那魘魔慘呼一聲跌飛出去,卻只是傷而不死,在空中轉了一圈后已自飛了回去。

    那秦師兄這才收回手,道:“多殺敵,少斗嘴!”

    “噢。”岑樂兒與那濃眉男子這才一起低頭不言。

    剛才斗嘴分了心,要不是這秦師兄及時出手,他們幾個怕是就要葬身在這魘魔手下了。

    兩人互相看看,隨后一起哼了聲扭過頭去。

    修士們的爭戰固然重要,但是真正決定勝負的還是在那些大能之間。

    天空中,一場大戰正在進行。

    人族這方是云天瀾,姑射仙子,燃情花后,穆自揚,葉云子,皇無極,季文長等一共十三位無上真仙,魔界這邊卻是整整十八位真仙魔主。

    以十三對十八,人族明顯落于下風,但是借助于法陣支持,人族卻打得有聲有色。

    這刻一名魔主卷起無邊魔風洶涌而至,一名女仙見狀笑道:“又是黑死陰風,釋摩陀,你就只有這點伎倆了嗎?”

    說話間已祭起一盞古燈。那古燈照耀出一片和煦光芒,再這光芒輝映下,所有的陰風盡皆消散無蹤。

    這女仙喚做云廬仙子,乃是白山界的一位無上真仙。

    棲霞界踏上星空之路,來到白山界時,正逢這位云廬仙子唯一的后裔慘死于魔族手中,忿恨之下,加入棲霞界,成為棲霞真仙之一。她的正氣燈,乃是一件大道神兵,主正氣無雙,驅魔鎮妖,對于鴻蒙魔族有著特殊的克制效果,這刻實戰開來,那釋摩陀的黑死陰風果然失效。

    只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正氣燈寶光未及處,一片黑云漫卷而來,竟是頂著正氣燈的光輝侵蝕而入。

    “藍神落,你還是那么無恥,總喜歡偷襲。不過有老夫在,你休想過的了這關。”皇無極的聲音適時泛起,量天尺忽略一切空間距離,徑直出現在那魔主藍神落的上方,啪的砸下,正打在藍神落的頭頂。

    血花綻放。

    “嗷!”名喚藍神落的魔主出痛苦的吼叫:“皇無極,你該死!”

    說話間已探出手爪,就見空中一片片波紋泛起,讓藍神落的這一爪度大減,皇無極已是輕輕松松閃過。

    “該死的,這些法陣當真是討厭死了!尊主到底什么時候能出手?只要他肯出手,這些人族早就死光,哪還用拖到現在。”藍神落憤怒而焦躁的大叫。

    皇無極哈哈大笑道:“你家死禿驢怕了我家界主,不敢來了。”

    “是嗎?”一個聲音悠然響起。

    于是皇無極看到,一張碩大的面容已出現在天地間,正是九難妖僧的面孔,卻如一個級巨人正站在虛空中俯視這世界中的弱小生靈一般,眼神中滿是冷漠與不屑。

    看著那充滿整個天地而面無表情的巨臉,所有人都顫抖了。

    皇無極顫顫巍巍道:“這……這不可能是真的,是幻覺……一定是幻覺!”

    下一刻,九難妖僧已抬起一根手指向著皇無極點下,那手指恍如天柱,在這手指下,皇無極渺小如螻蟻。8//天蠶土豆改編的3D浮空炫斗手游《全民大主宰》公測啦,想玩的書友們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行下載安裝(手游開服大全搜索sykfdq按住3秒即可復制)
11选5的走势图福建省